-

她真的想媽咪和爹地嘛!

江怡墨聽著電話裡朵朵的聲音,整個人的心境又變了。對呀,她這是在乾嘛呢,大晚上的把倆孩子放在家裡,一份親子鑒定,至於崩潰成這個樣子嗎?

“我們很快就回家,朵朵在家裡要乖乖的哦!”江怡墨努力的笑著,但還是笑得不好看。

“媽咪,你怎麼了?我怎麼感覺你不開心?”朵朵聽出了媽咪的聲音,不像平時那麼甜,聽著淡淡的,還有些沙啞,好奇怪的樣子。

“媽咪冇事兒,今天會開得比較多,嗓子不太舒服。”江怡墨找藉口解釋,這種事兒肯定不能讓朵朵知道。

她的病剛好,萬一知道了心情不好,影響病情怎麼辦?

“媽咪嗓子不舒服,朵朵就先不跟你聊了,拜拜。”朵朵直接掛了電話,好快呀,她怕媽咪再多說一句話又會嗓子不舒服。

江怡墨感受得到朵朵的關心,心裡也覺得暖暖的,有女兒挺好的。

“走吧!我們先回去。”江怡墨對沈謹塵說。

“好。”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十指緊扣,一塊兒上車,然後開車回去。

車裡。

江怡墨還是一張嚴肅的臉。

“這件事兒還是彆讓其它人知道,尤其是朵朵和軒軒,他倆都是孩子,承受不了的。”江怡墨說道。

聽她這意思,似乎已經接受了這件事情,也接受了軒軒,不管軒軒是不是自己的孩子都是有感情的,更不可能隨便把他扔掉,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都不會改變。

“你打算接受軒軒?”沈謹塵問。

“怎麼,難道你還想把軒軒扔掉嗎?”江怡墨好嚴肅的看著沈謹塵,他竟然會有這種想法。

“我不是這個意思。”沈謹塵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江怡墨也明白,他不是這個意思,他從來都不是那種人,沈謹塵是個特彆有責任心的男人,他其實挺好的。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親子鑒定結果證明軒軒不是我的孩子,但我們的感情還在。而且我們也不可能把軒軒扔掉吧!他那麼小,換成是你,你下得了嗎?”江怡墨說道。

沈謹塵自然是下不了手的,江怡墨也做不到,他倆都是善良的人。隻是這件事兒一直瞞著軒軒是不是太殘忍了些?

軒軒一直以為他是江怡墨的孩子,他從小在沈家長大,對沈家有感情的。如果哪天知道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假的,而且爸爸媽媽還在努力的找那個孩子,他回來後就會代替自己的一切。

到時,軒軒會不會崩潰掉?他纔是最難受的那一個吧!

這時。

沈謹塵的手伸了過去,他的大手抓住小墨的小手,把她整個手掌都包裹在他的掌心裡麵,這樣的感覺真好,就算心情不好,至少有個人在身邊陪著,給你出出主意。

“其實是不是親生的都不重要,隻要我們對軒軒好,他都會看得見。軒軒很善良,是個懂理感恩的孩子,這一點你不用擔心。至於另外那個孩子我們一起找,肯定會有辦法的,不管遇到什麼事兒,我們一起麵對,嗯?”沈謹塵正用那雙堅定的雙眸看著江怡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