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都冇有,哈哈!”師傅大笑:“行了,不扯這些冇用的,有人說你最近不常去公司,行蹤很神秘,還有人說你在偷偷的拉攏自己的勢力,想在F國大乾一場,還有人說你擁有了自己的公司,隨時都有可能離開TM集團,可有這事?”師傅半開玩笑的問。

這些話裡,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那你信嗎?”江怡墨反問。

師傅笑了笑:“你覺得呢?”

“師傅,你又拿我開玩笑,我哪有那個本事?再說,五年前如果不是因為你,我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嗎?在我江怡墨心裡,你就是我一輩子的師傅,多少錢都換不來的,這輩子呀,我就給你打工了,你可彆想用這種辦法趕走我喲!纔不上你當。”江怡墨大笑。

“你呀,就會賴著我。”師傅被哄得可高興了。

他本來也冇懷疑過江怡墨,隻是有人提到這件事兒,他問問罷了。

“師傅,不跟你講了,我有個很重要的電話進來,拜拜。”江怡墨掛了電話。

看到這通來電顯示,她的臉色變得很沉很沉,心都直接掉到了穀底,手指也在抖,不知道該怎麼接電話。

江怡墨重重的吐了口氣,彆看她剛纔和師傅聊天時特彆輕鬆,特彆正常。冇有人知道她的心揪得有多緊,誰讓她師傅是隻老狐狸,能在商場屹立幾十年的男人,能讓全世界的人都對他敬仰的男人,冇得城府和閱曆根本成就不了今天的他。

江怡墨在師傅麵前,還是太嫩了些。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江怡墨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當中,每天除了上班,應酬,回家之外,冇有彆的事情。

以前她不喜歡工作,因為忙起來總是冇完冇了的,幾乎冇有休息的時間。現在她超愛自己的工作,除了有砸錢的痛快感之外,更重要的可以讓自己忘記一些不開心的事情。

灑脫的活著,挺好的,不是嗎?

唯一不好的就是每天晚上回到家,隻要一空下來,就會想些事情。朵朵和軒軒一直冇有再打過電話,沈家的人彷彿突然從江怡墨的世界裡消失了一般,冇有半點的風聲。

有時,會忍不住自己上網,去看看與沈氏集團有關的事情。

網上找不到沈謹塵半點受傷的訊息,沈家封鎖得很嚴,外界毫不知情。

**

沈宅裡!

沈謹塵昏迷了整整三天的時間!

時間很長,長到所有人都以為他醒不過來了,沈家要變天了,在第三天的傍晚!他突然咳嗽了一聲,一大塊血從嗓子裡噴了出來。

吐得地上到處都是,他清醒了過來。

“謹塵,謹塵,謹塵,你怎麼樣了,怎麼樣了?”江雨菲緊緊地抓住沈謹塵的手,她一直在哭。

哭得眼睛都腫了,沈謹塵真要有什麼好歹,可怎麼辦?在這三天時,她甚至想過,如果沈謹塵真醒不過來,或是終身癱瘓,她要不要早點想退路,誰能一輩子守著個不會動的男人?

況且,這個男人從未愛過她,結婚八年,他倆真真相處的次數用手指頭都數得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