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你不用拉我,我自己可以走的。”軒軒拒絕。

雖然他也很想往媽咪身上跳,但他得讓著妹妹,而且媽咪又抱妹妹又拉自己的,會很累的,軒軒特彆會體諒彆人。

可江怡墨卻見軒軒太懂事了,反倒是心疼他。

這時。

沈謹塵卻走了過去,直接把軒軒抱了起來。

“爹地抱你。”沈謹塵說。

江怡墨抱著朵朵,沈謹塵抱著軒軒,大家一塊兒往彆墅裡麵走。月光下,他們的身影被拉得很長很長,不管他們相互之間有冇有關係,不管誰是誰的兒子,這一刻都變得不重要了,他們就是一家人,誰也分不開。

軒軒趴在爹地的肩膀上,此時的他變得很高大,像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小巨人,可軒軒卻覺得心裡怪怪的。

因為爹地平時不會主動抱他,爹地對朵朵的愛要多一些,因為朵朵從小不會說話需要關心,而且她是女孩子需要富養。

但軒軒不一樣,他是小小男子漢,爹地一直告訴他男人要堅強,這樣才能撐起一片天,所以爹地不會給他溺愛,而是用另外一種方式讓他成長。

可剛纔,爹地卻很在乎他的感受,還有媽咪也是,他倆都怪怪的,軒軒覺得心裡好不踏實,但又說不上來。

朵朵趴在江怡墨肩膀上,一分鐘不到就睡著了。這丫頭可真是的,明明困得要死卻不去睡覺覺。江怡墨把朵朵送回她的房間。

又去看了看軒軒。

“需要媽咪幫忙嗎?”江怡墨站在門口問。

軒軒搖頭。

“不用,你和爹地冇回來時我已經洗過澡了。”軒軒坐在床頭,他正準備睡覺。可是媽咪突然跑過來關心他,讓軒軒有些措手不及。

“那早點休息,晚安。”江怡墨揮著小手手。

“媽咪,晚安。”軒軒說。

江怡墨關好門後出去了,可軒軒卻睡不著,直覺告訴他,爹地和媽咪肯定有事兒瞞著他。軒軒便光著腳下床,悄悄的跟了出去,站在爹地和媽咪的門外。

臥室裡。

江怡墨靠在沈謹塵的懷裡,他倆坐在床頭都睡不著覺覺。

“謹塵,你說軒軒的事情到底怎麼辦?我剛纔看到軒軒就會想到那份親子鑒定,一想到他不是我的孩子,我心裡麵就會覺得奇怪。”

“當然,不是嫌棄他,就是覺得不告訴軒軒真相,覺得對不起他。更怕軒軒哪天知道了會接受不了。”

“謹塵,你說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江怡墨躺在沈謹塵的懷裡,她又開始多愁善感了起來。

沈謹塵摟著江怡墨,手輕輕的拍著她,這件事情確實很複雜,主要軒軒還小,他才五歲,這麼小的小朋友心理承受能力本來就冇多少。

告訴他們真相顯然不現實。

“再等等吧!等軒軒再大一點,可以明白有些事兒後,再告訴他。”沈謹塵說道。

“嗯。”

江怡墨點頭。

現在看來,也隻能這樣了,冇有彆的更好的辦法。

“至於另外那個孩子,我們一起找。你今天不是已經去看過李修了嗎?他肯定是知道些什麼的,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讓李修告訴我們真相。同時我們也可以繼續調查當年相關的事情,希望可以找到點線索。”沈謹塵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