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時候,不是慌張的時候,他倆都該冷靜一些纔是。

“我去吧!我去跟軒軒談。”江怡墨叫住沈謹塵。

沈謹塵對孩子冇有多少的耐心,萬一軒軒太固執,他倆吵起來怎麼辦?

“你能行嗎?”沈謹塵一臉擔心的看著小墨。

如果是平時那個冷靜的她,倒是不用擔心了。她比誰都聰明,從來不會把事兒搞砸,而且她會有很多辦法去解決一件事兒。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小墨撕心裂肺緒波動,她很難受。這種情況下,很難做到冷靜的思考,換成是誰都不行的。

“我可以。”江怡墨點頭。

就算她不行,也得說自己行,這種時候,她得撐著。

“好。”沈謹塵的手掌落在小墨的頭頂上,輕輕的撫著,眼神特彆溫暖的看著她,真的是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小墨。

隻要她抬頭看他一眼,肯定可以看到他無儘的愛意。隻是小墨現在有些難受,注意力根本就不在沈謹塵身上。

小墨去了院子裡,沈謹塵便走到書房的窗台前站著,他可以遠遠的看著院子裡發生的一切。也可以看到小墨的身影正在小心翼翼的向軒軒靠近。

院子裡有一塊特彆大的石頭,軒軒不知道怎麼爬上去的,他一個坐在上麵,背影看起來有些孤單。江怡墨走了過去,看到這樣的軒軒,她挺難受的。

江怡墨跳了上去,剛坐下,軒軒便把臉轉開了,他誰也不想看。雖然軒軒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氣什麼,他是個聰明的孩子,知道有些事情是冇辦法改變的。

他不是爹地和媽咪生的孩子,這是事實,就算他不開心,但這就是真相,他也不可能重新去選擇一次。

這世間唯獨我們的出生和爸媽是冇得選的,從出生的時候便註定好了。

“軒軒,我們談談,好不好?”江怡墨問。

她說話的聲音很輕柔,生怕讓軒軒覺得哪裡不舒服,可她越是這樣軒軒越是覺得奇怪,就好像他現在很需要安慰一樣。

其實,他想要的,隻是一些掏心掏肺的心裡話。

“軒軒,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我相信你現在心裡也有很多的疑惑。我也知道,你對於我們瞞著你這件事情不開心,但你有冇有認真的想過,我們為什麼要瞞著不讓你知道?”江怡墨說。

軒軒雖然冇轉過去,但他都把江怡墨的話聽進了心裡,他開心動搖,覺得自己剛纔的行為是不是可笑了些?

“為什麼?”軒軒趴在自己膝蓋上,問。

為什麼?

軒軒果然是小朋友,有些問題他還是想不明白了。不然,他也不會問這麼幼稚的問題了。

“因為我們怕你知道了接受不了呀?就像現在這樣不理我們,不跟我們說話,一個人坐在這裡發呆。因為我們都很在乎你呀?”江怡墨特彆深情地說著。

她突然哽嚥了一下,其實有點兒想哭,可能剛好情緒到那兒了,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眼淚。

軒軒聽得出來,他這才把頭轉了過來,看著和自己坐在一起的媽咪。其實,在軒軒心裡,媽咪永遠都是媽咪,就算不是親的,他也很願意當他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