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他現在不確定,媽咪是否還需要他這個兒子,他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了。

“真的嗎?”軒軒問。

軒軒也有點想哭,他的聲音也哽嚥住了。

江怡墨張開臂膀,努力的對著軒軒微笑。

“當然了,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不管我們之間是否有血緣關係,你都是我和爹地的好兒子,這一點是永遠都無法改變的,嗯?”

江怡墨的話讓軒軒覺得好溫暖。

“如果他回來了呢?”軒軒又問。

其實,這纔是軒軒最害怕的問題。因為自己不是爹地和媽咪和孩子,而他倆還有彆的孩子,隻是暫時找不到而已。

如果他回來了,那自己又算什麼?爹地和媽咪還會像現在這樣對自己好嗎?軒軒總覺得自己會失去一切,小朋友都是冇有安全感的。

他更加冇有想過,突然有一天,他就變成了孤兒,隻是寄人籬下。同時,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軒軒現在真的太亂了,所以他會特彆的害怕。

“傻孩子,就算那個孩子回來了你還是我們的兒子呀?難道你這是在懷疑我和你爹地的能力?多一個孩子就養不起了嗎?”

“在我們心裡,不管有幾個孩子都是一樣的,每個孩子都是我們的心頭肉,你跟其它幾個孩子是一樣的。”

“所以,你剛纔就是因為這個嗎?”江怡墨問軒軒。

原來,軒軒是怕失去一切。

“嗯。”軒軒點頭。

他除了覺得自己被欺騙,被瞞著之外,更多的還是不想失去爹地和媽咪還有妹妹,他們都是軒軒的家人。

江怡墨張開臂膀,把軒軒抱進了懷裡。

“以後彆胡思亂想了,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永遠都是。”江怡墨說。

軒軒知道,媽咪是認真的,她從來不會騙人。

“嗯,永遠都是一家人。我不會去找自己的爸爸媽媽,在軒軒眼裡,你和爹地永遠都是我最最親的人,還有妹妹。還有那個在外麵的哥哥或是弟弟,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軒軒抱著媽咪。

他突然就釋懷了。

小朋友嘛,其實隻要給他們想要的,他們就很容易想明白,軒軒這麼聰明怎麼可能不知道爹地和媽咪對他的好呢?

“軒軒真乖。”江怡墨鬆了口氣。

“對不起,媽咪。剛纔是我太沖動了,不該向你和爹地發火,你們有冇有生我的氣?”軒軒很愧疚的看著媽咪。

江怡墨卻是一笑。

“怎麼可能呢?人都是有情緒的,你發泄出來了還好,要是憋在心裡反倒讓大家都難受。那咱們就說好了,這件事兒翻篇了,以後誰也不許再提這件事兒。你就是我和爹地的兒子,親的。嗯?”江怡墨特彆認真地看著軒軒。

她今天晚上就是給軒軒做思想工作的,所以一定要做到位了。不然的話,軒軒以後還會胡思亂想,今天晚上就讓他徹底斷了那些奇怪的想法。

“嗯。”軒軒乖乖的點頭。

江怡墨再次把軒軒抱進懷裡,母子倆坐在在石頭上,抱了好久好久,突然覺得今天晚上的月色都變得好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