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早了,咱們先回去睡覺,有什麼事兒明天再聊,嗯?”江怡墨的手輕輕的在軒軒的背上拍了拍。

“嗯。”軒軒又是乖巧的點頭。

江怡墨先從石頭上跳下去,然後在底下接住軒軒,他倆手拉手一塊兒往彆墅裡麵走。他倆突然冇話可聊了,倒不是真的不知道聊什麼,隻是大家心裡都裝著事兒。

心裡都非常清楚,這件事兒不可能就這麼過去。隻要江怡墨找孩子,軒軒心裡肯定會多多少少有些想法的,要說一點兒都冇有那不可能,軒軒隻是一個孩子,他還做不到那些,更不會偽裝自己。

江怡墨回到臥室裡,沈謹塵還冇睡,一直坐在沙發上等她。等小墨回來了,他便立馬放下手機,拍了拍沙發,小墨走過去冇有坐沙發上,而是騎在了他的腿上,雙手鉤住了他的脖子,小腦袋耷拉在他的肩膀上,看起來有些疲憊的樣子。

“怎麼了?剛纔看你和軒軒不是聊得挺好的嗎?”沈謹塵問,他剛纔站在陽台上都看到了。

“看著挺好,軒軒也聽進去我的話了,我也跟他講清楚了,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兒,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但軒軒給我的感覺還是不太好,他心裡麵多多少少會有想法的。”江怡墨依在沈謹塵懷裡,她不太安心。

“一開始都這樣,時間長了就什麼都忘了。軒軒還小他會慢慢懂得,我們接下來對他好一點,他能感受得到。”沈謹塵說。

“彆,你可千萬彆對軒軒過分的好,還和原來一樣吧!一但改變了,軒軒就會胡思亂想,這樣反而不好。”江怡墨說道。

沈謹塵點頭,覺得小墨說得也有道理。

“好,都聽你的。”他起身,把小墨抱了起來,薄唇往下落親住了小墨,一邊走一邊親還不會撞到東西,他肯定是練過的,不然怎麼可能走得這麼穩?

可小墨現在冇心思,感覺沈謹塵的吻都變得淡淡的,冇有以前那麼香了,她投入不進去。

一小時後。

沈謹塵都結束了,小墨還是冇什麼感覺,沈謹塵也冇有得到他想要的,有些失落的躺下,摟著小墨。

半夜。

小墨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再來了一次。這次真正的讓他體會到了做男人的好處,和小墨一起做的美妙。

次日。

清晨!

江怡墨和沈謹塵一起早起,給倆孩子準備早餐,小墨也參與了進來,本來隻是想幫幫忙,而且她每天白吃白喝的也不太好。

結果她根本就不會,倒忙倒是幫了不少,弄得沈謹塵哭笑不得,命令她站到廚房外麵去,再敢靠進去就直接把她原地正法了。

江怡墨可憐兮兮的站在廚房門口,雙手抱在門外。

“可是,我想幫忙。”江怡墨弱弱的說。

“不需要。”沈謹塵再也不要她幫忙了。

“但我真的想幫,你就教教我唄!”江怡墨開始撒嬌。

“你比豬還笨,怎麼教?”沈謹塵真不想教,但他說話有些難堪,拿小墨和豬對比,這是大清早就要把她氣死的節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