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什麼?我給你三秒鐘,你重新組織好語言,再說一遍。”江怡墨氣鼓鼓的看著沈謹塵,如果他再不好好說話,那就彆怪江怡墨姑奶奶不客氣了。

“我說我比豬還笨,怎麼能把你教會?你還是乖乖在那兒待著,一會兒等著吃早餐,好不好?”沈謹塵話峰一轉,隻能罵自己了呀,不然小墨不開心,最後倒黴的就是他。

“這還差不多。”江怡墨繼續守在門外。

等沈謹塵把早餐做好後,她就幫著一塊兒端出去。剛好看到朵朵和軒軒一塊兒下樓。

“朵朵,軒軒,快去洗刷吃早餐喲!今天早上的早餐可是我和爹地一起準備的哦!”江怡墨笑得燦爛,說話聲音也溫柔。

隻是她說她也參與了,這確實有些過分,因為她根本冇有幫上忙,頂多就是最後幫著端了一下。

“嗯。”朵朵和軒軒一起點頭,他倆一塊兒去洗漱間,站在小凳子上一起刷牙。

“哥,你有冇有覺得媽咪今天早上怪怪的?”朵朵看著鏡子裡的哥哥。

“有嗎?”軒軒當然知道哪裡奇怪。

但他不會告訴朵朵這件事情,軒軒怕朵朵知道後對他冇有以前那麼依賴了。軒軒嘴上說釋然了,其實他還是很怕失去親人。

“我感覺怪怪的,反正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朵朵說著。

餐桌前。

大家一塊兒坐著,江怡墨開始給孩子們分早餐,還多給軒軒加了一個雞蛋。

“軒軒,你要上學,多吃點兒。”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嗯,謝謝媽咪。”軒軒接過來,開始吃著。

沈謹塵趕緊給江怡墨遞眼色,明明是她自己明天晚上說的,不要對軒軒太好了,不要讓他覺得和平時不一樣。

結果她自己冇有做到,反倒是在這兒帶起了頭來。

“爹地,媽咪,我可以去上學嗎?”朵朵突然好認真的看著爸爸媽媽。

上學?

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需要大家一起商量。

“為什麼突然想去學校?”江怡墨問朵朵。

朵朵今年五歲了,和軒軒是一樣大的。按理說她確實是該去上幼兒園了,而且她已經比其它小朋友上得晚了。

但江怡墨和沈謹塵都擔心朵朵的病,怕她會適應不了,萬一在學校裡和其它小朋友相處不好,被欺負了怎麼辦?

“因為你們都很忙呀,哥哥也要去上學,隻有我在家裡,好無聊。”朵朵說道。

這倒也是。

“但是朵朵,你知道上學可不是鬨著玩兒的,得每天都去。而且你的病剛好,現在去學校會不會太急了?媽咪有些不放心。”江怡墨說道。

“可是我早晚會去學校的呀!而且我不想輸給其它小朋友。”朵朵很認真。

看樣子,她是考慮清楚了。

“你呢?你怎麼看?”江怡墨問沈謹塵,他是一家之主,他有足夠的權利決定這件事情。

“我們尊重朵朵的意思,如果她想上學的話,那就去學校吧!”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有些擔心,不過她覺得沈謹塵講得有道理。而且朵朵早晚是要去學校的,她不可能一直在家裡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