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車速變得越來越快,和剛纔形成了一個特彆明顯的反差。景沐辰頭一次坐車會感覺到一絲絲的害怕,因為周萌萌開得太快了。

他突然發現他錯了,剛纔不該說周萌萌是蝸牛,因為她根本就不是,現在這速度都快趕上火箭了。

車從市區開出來後便是高速,在高速上,周萌萌的車速更快了起來,特彆的刺激,她臉上露著自信的表情,真的第一次找到了自信。

車停在山上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這個地方冇有辦法吃東西,他倆隻能餓著。景沐辰倒是不覺得餓,他是過來考察的,想看看這座山是否適合搞開發。

既然TM集團要把總部搬過來,他總得有些大的動作,TM集團本來就該是越來越好的。景沐辰邁著他的大長腿走著,地上都是泥和灰,他的皮鞋踩在上麵很快就臟掉了。

周萌萌低頭,正好看到了他的皮鞋。平時他可是一塵不染的,特彆愛乾淨的一個人,可是現在,他的皮鞋竟然都臟掉了。

周萌萌立馬就蹲在了景沐辰的麵前,嚇得景沐辰趕緊停下來,因為他不知道周萌萌要做什麼,就這樣低頭盯著她。

周萌萌伸手,幫她的手指幫景沐辰擦鞋子,可是越擦越臟,她便一點兒也不忌諱的用自己的衣袖幫他把鞋子擦乾淨。

她擦得很認真很認真,所有的表情都流露著。這樣認真的一個女孩子特彆吸引人,景沐辰看著周萌萌。

周萌萌也冇有多想,她隻是覺得景沐辰是自己的老闆,他給她開工資,還給她提供住的地方,周萌萌從來冇有感受到這樣的溫暖。

她以前都是不招人待見的,可是現在有人對她好,她也想回饋過去。

周萌萌擦完鞋子,笑眯眯的站了起來。她想表達的是,好啦,鞋子都擦乾淨了不臟了。可她臉上的笑實在是太乾淨了,像個孩子一樣。

眼神兒剛好跟景沐辰對視上,這一刻,不知道該說暖暖的,還是怪怪的,因為景沐辰並冇有笑。

“嗯。”他點頭,繼續往前走著。

周萌萌臉上的笑也全部收了回去,她剛纔是不是笑得太過分了?可是她冇彆的意思呀!難道工作的時候不能笑嗎?得嚴肅一點兒?

周萌萌跟在景沐辰的身後,她不敢離得太近了,很怕會讓景沐辰覺得不舒服。

這地方平時冇啥人來,越往前走,雜草越多,都快到大腿的位置上,連自己的腳都看不到。周萌萌趕緊跑到前麵去幫景沐辰開路,她以前在農村就經常上山割草,所以特彆習慣這樣的生活。

“當心。”

景沐辰突然喊道,他發現前方有一條蛇,但是周萌萌並冇有注意到,如果被咬的話可能會中毒,景沐辰一邊喊著,一邊彎腰去撿起地上的樹枝準備采取一係列的措施。

可當他把腰直起來時,卻看到周萌萌一隻手抓住蛇,掐著它,那傢夥在她手裡乖得要死,根本就動不了。

周萌萌就這樣拿著,然後對著景沐辰笑,她一點兒也不害怕,因為以前在農村的時候她還上山抓過蛇去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