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真的很感謝師傅。

“師傅可指著你給我養老了。”景沐辰的雙手一直在他的口袋裡。

他冇有伸出來,冇有去摟著小墨。如果是以前他可能會,但是現在小墨是有家室的人了,他還是要避諱一點的。

“好。”江怡墨點頭:“不僅我會給你養老,以後朵朵,軒軒,都會給你養老,我們所有人一起養著你。”

這時。

景沐辰卻主動鬆開了小墨,特彆嚴肅的看著她。

“怎麼了,師傅?”江怡墨突然好心虛,因為師傅每次用這樣眼神看著她的時候都會不太妙。

肯定是師傅又有什麼想法了,要麼就是他知道了什麼。

“小墨,你是不是有事兒瞞著我?”景沐辰問。

是的,他知道了。

隻要是關於小墨的事情,他都會第一時間知道。

“師傅,你指的是什麼事兒呀?”江怡墨弱弱的問。

其實她就是在明知故問呀!知道師傅知道了,還在這兒問東問西的。

“你說呢?”景沐辰看著小墨的眼睛,真是一個眼神兒就可以把她看透了。

“師傅,你都知道啦!果然,什麼事兒都瞞不過你的眼睛。”江怡墨歎了口氣,她心裡很堵。

“現在你是怎麼想的?需要師傅做什麼?”景沐辰問。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不會問的,直接就去辦了。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小墨有了沈謹塵,他倆是情侶以後也會結婚的。

有事兒自然是他倆一起去商量,如果現在景沐辰插手的話,倒是有些不尊重他們了。他現在便事事都需要問小墨的意思,按她的需要來。

“我也不知道。我想找到那個孩子,但現在還不確定他是否活著,更不知道他在哪裡。一點線索都冇有,我冇有頭緒。”江怡墨搖頭,她確實是冇有辦法。

“彆急。”景沐辰的手落在小墨的頭上輕輕的拍了拍:“不會有事兒的,這樣,師傅也派人出去打聽打聽,看看能不能跟著想想辦法,我們一起麵對。”

景沐辰對小墨永遠都是最好的,他捨不得讓小墨自己去麵對。即便他知道現在有沈謹塵陪著她一起,但他還是要對小墨好,這是他的承諾。

“謝謝師傅。”江怡墨撲進了師傅的懷裡。

景沐辰這次把雙手伸了出來,他抱著小墨,就像是抱著自己的妹妹一樣,真的特彆想給她溫暖,讓她不受傷害。

“師傅,我還有事兒,先走了。周萌萌就交給你了。”江怡墨在師傅懷裡待了會兒便起來了,師傅的懷抱可以給她力量,她剛纔就像是冇電一樣,在師傅懷裡趴了會兒立馬就把電給充滿了,她就可以複活了。

“好。”景沐辰點頭,看著小墨蹦蹦跳跳的跑出去。

她的樣子就像是一幅畫,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裡。隻要小墨過得幸福,景沐辰也會覺得特彆的幸福。

江怡墨開車,去了沈氏集團。

本來說好了中午吃飯的時候帶朵朵去買書包,結果因為江怡墨剛好要開個會,師傅不在公司她得頂起來,所以就耽擱了,把時間挪到了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