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想,我乾嘛要想你?”江怡墨說的是反話,因為沈謹塵把臉湊過來近近的看著她時,她的臉紅了。

“真的?”沈謹塵聲音低沉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江怡墨點頭,她把臉轉開,可沈謹塵的臉就像跟著她似的,她轉哪兒他就轉哪兒。

朵朵掛在江怡墨脖子上。

“媽咪,你是不是在撒謊?你就是想爹地了,不然你怎麼臉紅了?”朵朵好奇地看著媽咪。

她覺得媽咪很奇怪耶!明明就是想爹地呀,想就要說出來呀,乾嘛還要逃避?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冇有——吧!”江怡墨使勁兒的把腦袋轉開。

她纔沒有臉紅呢,冇有冇有,絕對冇有啦!朵朵也真是的,小孩子家家的,怎麼淨說大實話訥!

“明明就有。爹地,你說媽咪是不是臉紅了?”朵朵明明就冇有看錯。

“嗯。”沈謹塵點頭。

這對父女倆是故意的吧!

“行啦!咱們不是要去買書包吧!出發嘍!”江怡墨抱著朵朵便往辦公室外麵走。

沈謹塵單手插兜走在後頭,看著小墨踩著小碎步走得好快好快,他的嘴角不知不覺的上揚了起來。

三人剛從電梯裡下來,走到一樓大廳。

大家看到他們三個,都會打招呼。

“沈總好,沈太好,小小姐好。”

每個人的說詞差不多是一樣的,在沈氏集團的這些員工眼裡,江怡墨和沈謹塵就算冇有辦婚禮,冇有定婚期,但他倆也是綁定在一塊兒的。

因為沈謹塵一早就發過喜糖了,而且這件事兒都是他倆相互承認的事情。就在他們快走到門口的時候,朵朵喊了一聲江怡墨媽咪,聲音脆脆的超好聽。

聽到的人更是覺得震驚,因為在大家眼裡江怡墨就是後媽呀!她竟然這麼厲害,連朵朵這麼難搞的小朋友都可以搞得定,難怪她可以搞定沈總,確實不一般呀!

車裡。

沈謹塵在開車,江怡墨和朵朵坐在車裡,她倆有好多遊戲要玩兒,都是江怡墨以前上學的時候老師教的,她現在教給朵朵。

朵朵特彆的感興趣,跟江怡墨玩兒得特彆的好。

沈謹塵參與不進來,他得開車,但看到後視鏡裡的她們便會覺得好幸福,會因為她倆笑得開心自己心情也跟著變好起來。

“媽咪,我們一會兒要去哪裡買書包?”朵朵天真的看著媽咪。

“那自然是F國最大的百貨大樓呀!咱們朵朵小公主用的東西可不能是便宜貨哦!我們要買最好的。”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朵朵。

就這麼一個可愛的寶貝女兒,江怡墨當然要給她最好的,而且他們不缺錢,是特彆有錢的那種,自然是要把錢都投資在孩子們身上的。

“嗯訥!”朵朵乖乖的點頭。

她並不覺得媽咪講的這些有什麼問題,因為她覺得媽咪是愛自己的呀!

百貨大樓裡麵。

朵朵拉著江怡墨往裡麵跑,她好開心吧,以前朵朵很少會有逛街的機會,因為她有病又不能說話,膽子還小,整個人身上都寫著生人勿近,更不敢隨便帶她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