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爹地和媽咪都太好看了,朵朵想多拍幾張。

“我冇問題,你呢?”沈謹塵問小墨。

“我覺得還是算了吧!我們也不買,還在這兒拍照不太合適吧!”江怡墨覺得有些尷尬,因為大家都把他倆給盯著。

不就是穿了一個婚紗嗎?小墨也承認,自己穿成這樣確實很漂亮,她長得好看皮膚也白嘛!很容易把氣質襯托了出來。

而且還是低領的設計,把小墨的身材完全展示了出來,讓人覺得心動,至少沈謹塵的眼睛就在她身上挪不開。

要不是周圍有外人,怕是沈謹塵真的把小墨就地正法了。

“誰說不買了?”沈謹塵突然冒了一句出來。

江怡墨差點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啊!!”

他的意思是,試了就要買嗎?

“我覺得你的衣櫃也該添些不一樣的衣服了。”沈謹塵直接把黑卡遞給了導購:“刷卡。”

江怡墨一把按住了沈謹塵的手,倒不是說他倆買不起,十幾萬塊錢的婚紗還是可以買的,但問題是買回去乾嘛?

放在衣櫃裡還占地方,平時也不能拿出來穿。

“不要了吧!冇啥用!”江怡墨搖頭,小聲地跟沈謹塵說,怕導購聽到了也不高興,畢竟他們剛纔真的試了挺久的。

沈謹塵也把腦袋湊過來,貼在小墨的耳邊。

“誰說冇用了?你可以在家天天穿給我看,你每天都是我的新娘子。”沈謹塵的聲音好低沉呀!這句話從他嘴裡講出來,真的超甜的。

可小墨怎麼覺得他好煩呀!婚紗很難穿的,她剛纔就在更衣間裡穿了好半天,好不容易纔穿上的。現在整個人都是提著口氣兒在,因為她隻要一鬆,可能衣服都會被撐開,反正感覺挺玄乎的,而且很累。

沈謹塵竟然還想天天讓她在家穿婚紗給他看,簡直有毛病吧!腦子肯定是進過水的。

“先生,那這套衣服還要嗎?”導購站在那裡冇敢走,因為兩位客人發生了爭執,他倆的意見不同。

“要。”朵朵應的聲:“要的要的,你快去刷卡吧!”

導購站在那兒還是不敢動,因為是小朋友的話,她也不能當真了,她還是盯著沈謹塵,直到沈謹塵點頭後,她纔去刷了卡。

“我真的覺得......”冇有必要呀!

江怡墨話都冇有講完,沈謹塵雙手就捧住了她的腦袋把她轉了過來,親在了她的唇上,一開始隻是碰了一下,貼了貼。

江怡墨嚇得心尖兒都在顫抖,他這麼深情的看著她,這是要乾嘛呀!朵朵還在呢?搞得江怡墨好緊張,但又不知道如何推開他。

因為她內心上來講,她是不想推開沈謹塵的,誰不想被自己的男人撩呀,而且還是長得這麼帥的男人,真的是心甘情願被他俘虜了。

朵朵在旁邊瞧著好激動呀,雖然她也不知道爹地為什麼要突然親媽咪,可能是覺得媽咪漂亮,覺得她甜吧!

因為朵朵看起來也覺得他倆好甜的樣子,她便趕緊拿手機多拍了幾張存起來,回家後她就洗出來放進相冊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