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自己心裡清楚。”江怡墨繼續掐他。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對了,現在到了飯點兒,我們是在外麵吃,還是回家?這個時候司機應該把軒軒接回去了。”沈謹塵一本正經地轉移話題。

“彆轉移話題,老實交待,咱們今天出來的目地到底是乾嘛?”江怡墨問。

“我去開車,你們在這兒等我。”沈謹塵提著東西就走了。

江怡墨又看著朵朵,正在用那種滲得慌的表情盯著她。

“朵——朵?”

朵朵突然覺得媽咪好可怕呀!搞得她都不敢接近了。

“媽咪,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去看看爹地的車開過來冇有,你在這兒乖乖的等著不要亂跑嘍!”朵朵也跑掉了。

看朵朵心虛成這樣,江怡墨是實錘了,就是朵朵和沈謹塵故意騙她來試婚紗的。不過為啥要試婚紗呢?還買回家了?該不是想騙婚吧!

江怡墨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沈謹塵和朵朵已經坐在車裡了。

“媽咪快上來,快上來。”朵朵在對江怡墨揮手手。

江怡墨坐了上去,和朵朵坐在一起。

“媽咪,剛纔奶奶來電話了,讓我們回去一起吃飯,所以我們現在要去奶奶家裡喲!”朵朵乖乖的依在媽媽的身上。

朵朵好喜歡靠著媽媽,因為媽媽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特彆的香,她好喜歡呀!

“那軒軒呢?”江怡墨問。

既然是一家人一塊兒吃飯,軒軒肯定不能少的。而且軒軒最近的心態特彆重要,必須要好好的照顧到他,江怡墨真的很怕軒軒會崩掉。

“已經讓司機帶他過來了,我們一會兒過去的時候他差不多也該到了。”沈謹塵開車,已經出發嘍!

“嗯!”江怡墨點頭,突然又覺得哪裡不對:“今天冇什麼特殊日子吧!怎麼突然就要回去吃飯?我什麼都冇有準備?”

“媽咪,就隻是很普通的回去陪奶奶一起吃飯,你不用緊張的,而且奶奶看到你肯定會特彆的開心,奶奶一直就很喜歡你的呀!”朵朵繼續依在媽咪身上,用她的小腦袋不停蹭著。

朵朵就像是隻小貓貓一樣,江怡墨特彆喜歡用手在朵朵頭上輕輕的撫著,她的髮質太好了,摸起來手感特彆的好。

“嗯。”江怡墨點頭。

沈謹塵的車開得很穩很穩,朵朵靠在江怡墨懷裡,搖呀搖的她就睡著了,江怡墨趕緊把朵朵抱了起來,一直到車停到沈家老宅,朵朵才睜開眼睛。

“朵朵,咱們到奶奶家嘍!有冇有聞到熟悉的味道?”江怡墨坐在車裡。沈謹塵先下車在外麵接住朵朵,然後小墨再下去。

“我聞到了,是奶奶在做飯,好香好香呀,我都餓了。”朵朵像隻小饞貓,聞到好吃的肚子就叫了起來。

“那一會兒就多吃一點,你和爹地先進去,我在這兒等軒軒。”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嗯訥!”朵朵抱抱點頭,掛在爹地身上,他倆先進了。

江怡墨等了一會兒車纔開進來,她趕緊走過去拉開車門,除了司機隻有軒軒坐在車裡,他看起來有些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