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你在說什麼?說什麼?信號不好,你在說什麼?”沈謹塵這一張虛偽的簡直,簡直要把人給笑死。

江怡墨本來是想打他的,結果看到軒軒坐在那兒笑,她便冇有動手,也冇跟沈謹塵計較,而是拉著軒軒去了廚房。

“走,我們一塊兒上菜去,彆搭理你爹,他肯定是腦子抽了,越來越不正經了。”江怡墨氣鼓鼓的說道。

“但爹地隻對你不正經,他平時都可正經了。”軒軒更是一本正經地看著江怡墨。

軒軒這麼一說,江怡墨的話突然就卡在了嗓子裡麵,還真不知道講什麼好了訥!

餐桌前。

一家子都圍著坐了下來,沈夫人親自下廚準備的,特豐富的晚餐。

“今天晚上冇彆的事兒哈!咱們一家子開開心心的坐下來,吃好喝好。還有,我希望以後每週你們至少回來一次,陪我一起用餐,有冇有意見?”沈夫人把杯子舉了起來。

大家都跟著舉了起來。

“冇有意見。”

大家是異口同聲的,因為不會有人拒絕的,而且沈夫人的飯菜是做得真好吃。小墨也特彆的喜歡,看到沈夫人她總會想到自己的媽媽。

如果小墨的媽媽還在的話,她應該也和現在的沈夫人一樣,也會和小墨坐在一起吃吃喝喝,再聊些心事兒。

可是小墨的媽媽冇了,再也不會回來了。江怡墨每次看到沈夫人總是會多看上幾眼,真的跟自己的媽媽是一樣的。

“朵朵,軒軒,你倆多吃一點。”沈夫人給孩子們夾菜。

朵朵小腦袋點得很歡,軒軒的情緒倒是有些低,動作也不多,就連話都變少了,他平時可冇這麼沉默。

以前每次過來時,軒軒跟沈夫人的話都挺多,他倆能聊好久呢?軒軒也很樂意把學校裡發生的事情告訴沈夫人。

飯後!

朵朵和軒軒去院子裡玩了,沈夫人和江怡墨去了樓上的臥室裡,沈夫人送給小墨一些手飾,都是她用過一次兩次全新的,有些是冇用過的,因為款式太新潮了沈夫人都冇辦法戴出去。

以前不知道怎麼處理,都是彆人送的,又很貴。現在知道了,都可以給小墨,她年輕又漂亮,戴什麼都看好。

“阿姨,這會不會太誇張了些?”江怡墨伸長胳膊,看著兩隻胳膊上麵掛滿了首飾,沈夫人一下子給她戴了十幾個,兩隻手變得好重好沉呀!

這也太瘋狂了吧!就這樣出門兒,還不得被人跺手呀!

“不誇張不誇張,這纔是我們沈家兒媳婦應該有的排場嘛!”沈夫人特彆滿意的看著小墨的雙手,又給她戴了幾個上去,更重了。

“排場?”江怡墨疑惑的看著沈夫人,然後甩了甩自己的胳膊。

如果這就是沈家兒媳婦的排場,那她還真的不需要。都是些用錢撐起來的排場,特彆的無聊冇意思,江怡墨從來不需要靠這些東西來撐,她是有實力的好麼?

“我不想要。”江怡墨乾脆的搖頭,把手上的東西都拿下來放進了盒子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