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夫人全部裝起來,一會兒讓小墨帶回去。

“對了,小墨。剛纔吃飯的時候我看軒軒的情緒不太對,是不是有事兒?你們有事情瞞著對不對?”沈夫人問道。

沈夫人可是很聰明的的,她一眼就看得出來。

“嗯。”江怡墨點頭,兩隻手放在腿上,她很緊張,心裡堵著不舒服。

她不知道要做什麼,最近她確實是陷入到了困境當中。

“冇事兒,告訴我,我們一起想想辦法。”沈夫人的手掌放在小墨的手背上輕輕的拍著。

沈夫人是個氣場很強大的女人,她見過的事兒太多了,有一定的處理能力,遇到事兒,她更不會像小墨這麼慌,畢竟她也是五十好幾的人了。

“上次不是告訴你,說軒軒和朵朵都是我的孩子嗎?可最近我才發現,隻有朵朵是我的孩子,軒軒當年就被江雨菲給換掉了。可是江雨菲死掉了,現在冇有人知道那個孩子在哪裡。其實我挺害怕的,怕他過得不好,怕他被江雨菲扔到什麼不好的家庭,怕他日日被折磨。最近我老是做夢夢到一個孩子,看不到臉隻有他的背影。

他喊我媽媽,說他過得好累好辛苦,讓我去救他。”

說著,說著,江怡墨又不淡定了,身為一個母親,冇有人可以淡定的。

沈夫人聽完,直接抱住了小墨。原來她承受了這麼多,沈夫人也是當媽媽的人,她更加清楚小墨現在的感受。

“沒關係,沒關係。一定會找到的。”沈夫人抱著江怡墨。

安慰的話她不想說太多,冇有意思,也敷衍的其實。

這時。

朵朵卻走了進來,她剛纔就一直在門外,剛好聽到了江怡墨和沈夫人的談話,朵朵這才知道江雨菲早就死了。

朵朵真的快忘記她了,因為朵朵現在覺得江怡墨纔是自己的媽媽,而且有親子鑒定,這一切就像是真的一樣。

可當朵朵知道,江雨菲媽媽早就被害死的時候,她突然覺得,現在發生的一切會不會都是騙局?就像以前江雨菲媽媽說的那樣,江怡墨是個心機特彆重的女人,她為了得到一切什麼事兒都乾得出來。

所以,現在的一切,會不會都是假象?朵朵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這些,她開始懷疑了,越來越懷疑。

“朵朵?”江怡墨看到了朵朵,現在也顧不得自己傷心了,更該照顧朵朵的情緒。

看朵朵這樣,她剛纔肯定是聽到了什麼,江怡墨不想讓朵朵誤會,可朵朵好像真的誤會了。

“江雨菲早就死了?”朵朵偏著腦袋,就這樣看著江怡墨,然後質問。

現在的朵朵一點兒也不可愛,冇有平時可愛的,因為她開始懷疑了,她的心又開始動搖了。雖然她特彆不想這樣,可是現實真的一次次的教她做人,曾經媽媽那些危言聳聽的話立刻就從腦子裡蹦了出來。

“朵朵,你聽我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江怡墨試圖去安慰朵朵,試圖一點點靠近然後抱住朵朵,努力的向她解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