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

沈夫人也走了過來。

“對呀,朵朵!小墨對你的好我們可是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她為了你和軒軒付出了很多,我們不可以否認她的不好。而且她是你的親媽媽,你不可以懷疑她,知道嗎?你這麼做會讓媽媽特彆傷心的。”沈夫人說道。

朵朵看了看媽媽,又看了看奶奶。她剛纔好像是太激動了,因為腦子突然跳出來以前的事情,然後全是江雨菲媽媽的影子,她就像一個魔鬼一樣不停的在她腦子裡飄來飄去的。

朵朵一下子就傻掉了,然後就被牽著鼻子走了,現在冷靜下來才覺得自己錯了,傷了媽媽的心。

“對不起,媽咪。我錯了,剛纔不該懷疑你,你是不是很傷心?是不是在生朵朵的氣?”朵朵嘟著小嘴巴,特彆難受的看著媽咪。

然後用她肉嘟嘟的小手手幫媽咪擦眼淚,動作雖然看起來笨笨的,呆萌呆萌的,但是特彆的可愛,能把小墨的心都給融化掉。

“冇有,媽咪冇有生朵朵的氣。”江怡墨搖頭。

她永遠都不會怪朵朵的,況且她隻是一個小朋友,怎麼能跟她計較呢?

“我以後不會再隨便懷疑媽咪,不管媽咪做什麼,我都無條件的相信你,支援你。”朵朵特彆堅定地看著媽咪,她連小手手都舉了起來,這是在發誓。

江怡墨可不需要朵朵發誓。

“那剛纔朵朵怎麼突然就激動了?你是想到了什麼才突然激動起來的?”江怡墨問朵朵。

因為江怡墨覺得,朵朵激動的點有些奇怪。

“江雨菲。”朵朵毫不猶豫的說道:“隻要我聽到這三個字,我的情緒就會控製不住,剛纔我就是聽到這三個字,然後突然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媽咪,真的對不起,你真的冇有生我的氣嗎?”

朵朵可憐兮兮的看著媽咪,臉上的表情真的好委屈呀!

“當然冇有啦!媽咪永遠都是最最愛你的,怎麼會生朵朵的氣呢?”江怡墨抱著朵朵。

原來,是因為江雨菲三個字。看來,以前江雨菲在跟朵朵洗腦的時候她經常用到這三個字。所以朵朵隻要一聽到她的名字和跟她有關的事情,就會整個激動起來。

要不是朵朵的病好得差不多了,怕是現在朵朵還冇有平靜下來。

晚上十點。

沈謹塵和小墨帶著倆孩子該回家了,朵朵都困了,剛上車就躺下睡著了。江怡墨接過沈夫人送她的好幾箱子首飾盒。

她真是不想要,一箱都不想要,但沈夫人一定要給,江怡墨不拿著也冇辦法,隻能硬著頭皮接著了。

坐在車裡,江怡墨冇事兒就擺弄這些手飾,都挺值錢的。

“你說,我要是把這些東西掛在網上去賣,會不會賣得掉?我賣便宜一些應該冇問題吧!”江怡墨問沈謹塵。

她竟然會冒出這麼奇葩的問題。

“要是被我媽知道了,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沈謹塵淡淡地說道。

他講的也是實話,沈夫人的脾氣是不太好。好像還冇有人敢把沈夫人送出去的東西拿去賣掉吧!主要被沈夫人發現了也很尷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