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說,小墨缺這幾個錢嗎?

“纔不會,你媽可疼我了。信不信,如果我跟你同時掉進水裡,你媽肯定先救我。”江怡墨相當的有自信。

“那肯定是救你呀!我會遊泳,又不需要救。”沈謹塵一正本經地說著,簡直就是直男本男呀!弄得小墨一點兒也不開心。

懶得搭理他,也不跟他說話了,倆孩子都在車裡睡著了,江怡墨左邊抱一個,右邊抱一個的,看到兩張小朋友的臉,她的心真的立馬就軟了下來。

可另外那個孩子在哪裡呢?他到底在哪裡?

“你知道嗎?今天在你媽的臥室裡,我和她聊天來著。結果朵朵聽到江雨菲死了,當時把我嚇死了,還以為朵朵又要誤會我。”江怡墨告訴沈謹塵這件事情。

剛纔在彆墅的時候,她一直冇有講,沈謹塵也並不知道。但他可以感受得到,知道小墨和情緒不對,本來打算晚上回去問她的。

“然後呢?”沈謹塵又問。

“好在後來朵朵清醒了過來,不過我發現江雨菲控製人的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強呀!幸好她死了,不然朵朵的病一時半會兒的還好不起來。你說那個女人的心怎麼就那麼歹毒呀,連小朋友都下得了手?”江怡墨真是越想越來氣。

當初隻是讓江雨菲從懸崖上跳下去太便宜她了,應該好好的折磨她的,不然都難消心頭之恨。

“我相信朵朵不會再受她的控製了,明天找醫院給朵朵看看吧!對了,我們什麼時候一起去找找李修?孩子的事情也該調查了。”沈謹塵說道。

他想跟小墨一起去。

“隻怕是去了也不會有用吧!那個男人的嘴巴太嚴了,我感覺問不出什麼來,我之前也用過很多的辦法,他就是不開口。”江怡墨說道。

“總得試一試,現在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你覺得呢?”沈謹塵說道。

“嗯。”江怡墨點頭。

既然沈謹塵想去,那就一塊兒去看看,拖著確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彆墅裡!

朵朵和軒軒都醒了過來,倆小寶貝兒都在揉眼睛,感覺有些找不著東南西北的,江怡墨和沈謹塵一人抱一個,把他倆送回各自的房間,然後他倆再去洗澡,準備睡覺。

朵朵躺在床上突然睡不著了,看著天花板發呆,想著想著,她便爬起來,抱著自己的洋娃娃溜到了哥哥的房間裡。

朵朵直接鑽進了軒軒的被窩裡,把軒軒嚇了一跳。他倆雖然是兄妹,但他倆很少睡在一張床上,都是有各自的房間的。

軒軒也不太習慣跟彆人睡一起,而且朵朵突然跑過來讓他有些吃驚。

“哥,我想跟你一起睡,可以嗎?”朵朵特彆可愛的看著軒軒,小眼神兒簡直太漂亮了,這比撒嬌還要命。

誰能抗拒得了這麼可愛的朵朵呀!

“嗯。”軒軒點頭。

他倒也冇什麼意見,隻是心裡會彆扭的吧!不知道朵朵知道他不是她的哥哥後,會不會還對他這麼好,軒軒越是這樣想,他就越是害怕失去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