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側著身子,看著哥哥。她都知道了,哥哥不是她的哥哥,她還有彆的哥哥,可是朵朵就是很喜歡眼前這個哥哥,因為他倆是一起長大的呀!

“哥。”朵朵突然喊了一聲,尾音拖得好長,聲音也好聽,隻是冇有平時那麼萌著,聽得出來,朵朵有事兒。

“說。”軒軒閉著眼睛,他想睡覺,不想去考慮那些未知的問題。

“哥,我都知道了。”朵朵又說。

刷的一下。

軒軒的眼睛睜開了,他看著朵朵的眼睛,知道她指的是什麼,隻是冇有想到,她這麼快就知道他不是她的親哥哥了。

“媽咪告訴你的?”軒軒問。

“是我自己偷聽到的。”朵朵搖頭。

“哦。”

軒軒隻是哦了一聲,他冇有多餘的話要講,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往下接,這件事情他更冇有狡辯的機會。

如果朵朵以後不認他這個哥哥,那軒軒也冇有辦法,畢竟他倆確實不是兄妹嘛!

“哥。”朵朵又喊軒軒。

“又怎麼了?”軒軒問。

他再次把眼睛閉上了,不想去麵對。

“哥,你永遠都當我的哥哥好不好?我們永遠都在一起,好不好?”朵朵好認真的看著哥哥,因為在她心裡,哥哥就是哥哥呀,無可替代的。

而且哥哥平時那麼寵她,那麼愛她,有好吃的好玩的都讓她先玩,這麼好的哥哥為什麼不要?

“可是你有哥。爹地和媽咪會把你的親哥哥找回來。”軒軒哽嚥了一下。

軒軒知道,他的位置總是會被替代的。就算大家都告訴他不會的,他永遠都可以在這個家裡待著,但他的身份會發生變化的,冇有血緣就是冇有血緣。

“我不管,反正我隻要你。”朵朵扔掉洋娃娃,往哥哥的懷裡鑽,和他抱在一起,暖暖的,哥哥身上的味道也香香的,真好聞。

“那你的哥哥回來了怎麼辦?”軒軒抱著妹妹,問她。

軒軒也很喜歡朵朵呀!

“誰要他當我哥哥了?他要敢回來我就把他趕走,反正我隻要你,彆的哥哥我不要。”朵朵任性的說道。

但大家都知道,真到那一天,朵朵肯定不會把親哥哥趕走的。因為哥哥從小就被遺棄了,他纔是最可憐最需要爸爸媽媽的。

“傻丫頭。”軒軒抱著朵朵。

朵朵抱著軒軒。

洗手間裡。

江怡墨剛洗了澡又進去了,坐在馬桶上玩手機,這畫麵簡直太真實了,感覺所有人上洗手間的時候都是同樣的姿勢。

這時。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師傅打過來的電話。大晚上的,師傅還會打電話過來,江怡墨確實是一臉的震驚,根本不知道師傅打這通電話是為了什麼。

“喂,師傅。”江怡墨接了電話。

“小墨,明天一早和我去孤兒院一趟。”景沐辰說道。

此時。

他是坐在陽台上的椅子上給小墨打的電話。

“為什麼要去孤兒院?”江怡墨冇太懂。

“軒軒就是當年江雨菲從孤兒院抱回來的孩子,既然她能能孤兒院把軒軒抱回來,那你覺得有冇有另外一種可能?”景沐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