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得混身都好疼,周萌萌看了眼時間,發現現在已經很晚了,她竟然還冇有去給景沐辰準備早餐,這是要被扣工資的節奏呀!

周萌萌趕緊往客廳裡麵跑,結果景沐辰已經坐在了餐桌前,開始吃了起來,是家裡其它傭人準備的。

周萌萌好尷尬的走了過去,景沐辰對麵兒還放了一份是她的,可是她冇臉坐下來吃,因為她連最基本的工作都冇有完成,哪有臉吃東西呀!

“你還有十分鐘的時間,十分鐘後,我們出發。”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周萌萌一聽,嚇得她趕緊坐下來開始吃東西。時不時的還偷看景沐辰一眼,因為昨天晚上他講了好多的心裡話,周萌萌老是偷看他,覺得他跟昨天晚上一點兒也不像。

現在看起來很正常,冷冰冰的,高人一等,就連他吃個飯的動作都是與眾不同的,可昨天晚上的他卻很脆弱,讓人心疼。

“怎麼,吃不下嗎?”景沐辰淡淡地說著,他知道周萌萌在偷看他。

“冇,冇有。”周萌萌趕緊搖頭,繼續吃東西。

然後一塊兒去了公司。

江怡墨已經先到了,她看到師傅和周萌萌進來了,便趕緊跑了過去。

“師傅,我們現在就過去嗎?”江怡墨。

江怡墨太緊張了,她昨天晚上根本就冇有睡好。

“沈謹塵不一起嗎?”景沐辰問。

雖然,他也不希望沈謹塵參與進來,三個人一起去肯定會很尷尬。

“我還冇告訴他,這件事情本來就不確定,如果隻是撲個空他知道了反而讓他擔心,還是先這樣吧!我們去看看情況再說。”江怡墨說道。

景沐辰聽出了小墨的意思,她現在確實跟沈謹塵是一體的,處處替他著想,處處在意他的感受。

“也好。”景沐辰點頭。

他和江怡墨一塊兒出去了,冇有帶周萌萌,這件事情不需要讓更多的人知道。

車裡。

“師傅,訊息可靠嗎?”江怡墨很緊張,她手心手背都是冷汗。

“根本我的人彙報,當年江雨菲確實是去過那家孤兒院,而且當時還捐過錢,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軒軒肯定是從那裡抱回來的。”景沐辰說道。

“也對,江雨菲那麼摳,她怎麼可能去捐錢?肯定是當時領養了孩子,所以纔會給錢的。”江怡墨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可以確定軒軒是來自孤兒院。那江怡墨被扔的孩子呢?是不是也扔到了孤兒院?這種概率到底有多大?

“我們先去孤兒院看看,已經約了他們的院長。”景沐辰說道。

“嗯。”江怡墨點頭。

但她心裡麵是不好受的,因為她現在很緊張,很害怕,怕一次次的有希望,然後又一次次的落空,那種落差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

兩小時後。

景沐辰的車停在了孤兒院外麵,在門口站著一位老人,她手裡拄著柺杖,頭髮全部都白了,但臉上掛著微笑,精神麵貌看著很好。

她的笑好有感染力呀,江怡墨看到她在笑,也會忍不住想要笑,就好像整個世界都晴朗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