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指當年江雨菲從孤兒院抱走那個孩子的事兒是吧!這是當年的登記記錄,每一個從我們這裡帶走的孩子都是會有記錄的,你們可以看看。”院長把冊子給他倆。

江怡墨和景沐辰坐在一起,倆人的腦袋湊得好近,看著冊子上的字樣,一直往下找,翻到了江雨菲的名字。

“這裡。”江怡墨用手指著江雨菲三個字兒。

這三個字兒十分的顯眼,江怡墨從小到大都跟這個名字的主人打交道,就算她化成灰也是認識的。

“江雨菲當年確實是在這裡收養了一個孩子。”江怡墨說道。

這麼重要的事兒,沈謹塵以前竟然不知道。看來,他是真的不在乎江怡墨,平時對她也是不怎麼搭理的。

但凡他上點心,江雨菲做這些事情也早該被髮現了。

“院長,現在我們可以確定江雨菲當年確實是收養了一個男孩兒。那她除了收養那個孩子之外,有冇有往這裡送過孩子?”江怡墨問。

當年,江雨菲有了軒軒後,她肯定會想辦法把江怡墨真正的孩子處理掉。

殺掉?好歹是條人命,江雨菲再狠也不至於真的殺個孩子吧!她肯定是處理掉了,並冇有死的那種。

江怡墨現在有種強烈的預感,她的孩子肯定還活著,肯定活著的。

“冇有。”院長搖頭。

她都冇有考慮,直接就搖頭了。就好像事情發生在眼前似的,她怎麼也不想一想呀,會不會有記錯的可能呀!

江怡墨並不想聽到這樣的回答,她更想知道的是那個孩子就在這兒,這樣她就不用苦苦去尋找了呀!

“院長,你確定嗎?會不會有你冇記住的事兒?你要不要再想想?”江怡墨又問。

院長卻是一笑。

“就算我真的老了,記不住了。但隻要是有人送孩子過來我們也是會有登記的,你再找找那本冊子就知道我有冇有記錯了。”院長指著桌子上另外那一本。

桌子上一共就兩本。

一本是江怡墨剛纔已經翻過的,這本記的都是收養孤兒院孩子的家庭的資訊。而另一本就是送孩子過來的,都會登記的。

江怡墨打開冊子一個一個的翻,確實冇有看到江雨菲的資訊,所以院長不會記錯的。

啪的一聲。

江怡墨直接就把冊子合上了,她再翻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的結果,隻會讓自己很煩躁,她現在就有種暴跳如雷的感覺。

“院長,那會不會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有人送孩子過來,但冇有登記,比如就是把孩子放在門口的,有這樣的嗎?”江怡墨又問。

景沐辰一直冇說話,他隻是盯著小墨。因為他特彆理解小墨這種迫切的心情,她甚至把孤兒院當成了找孩子的唯一希望。

但現在的小墨太操之過急了,這樣並不利於冷靜思考,反倒會把她困住,然後走不出來。

“這樣是有的。”院長點頭。

“那咱們孤兒院大概有多少個孩子是這樣的情況,你可以告訴我嗎?我想去見見他們。”江怡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