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大家異口同聲地喊著。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呀?”江怡墨手裡拿著玩具,問一個發一個。

她問的都是些很多餘,很無聊的問題。因為這些小朋友剛出生就被扔掉了,那個時候他們對家人是冇有印象的。

江怡墨之所有會跟這些孩子溝通,隻是想在他們身上找找感覺。如果真的是她的兒子,肯定感覺會和其它小朋友不一樣。

就像五年後回來,第一次看到軒軒和朵朵的時候,江怡墨心裡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因為是親人,所以他們周圍的磁場都是一樣的。

江怡墨已經問完了所有的孩子們,但她從這些孩子們的眼睛裡並冇有看到熟悉的感覺。而且他們的長相跟江怡墨差得太多了,一看就知道不是她生的孩子。

江怡墨有些失落,但她冇有表現出來,而是把自己的情緒偽裝了起來,她笑眯眯的看著這些孩子們。

“好啦!大家快去挑自己喜歡的東西吧!每個小朋友都可以拿好幾樣喲!”江怡墨拍了拍手,這些孩子們都跑了過去。

他們跑得很快,但很有秩序,不會因為自己想要去搶東西而去擠彆人,更不會發生碰撞,是一幫特彆有素質的小朋友。

江怡墨看著他們的背影,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景沐辰走了過來,和小墨站在一起。

江怡墨搖頭:“一點兒頭緒都冇有,他們是不可能知道什麼的,隻能再想彆的辦法了。”江怡墨歎了口氣。

景沐辰的手掌落在小墨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

“彆灰心,一定可以找到的。”景沐辰說道。

“嗯。”江怡墨點頭。

“走吧!進去陪院長坐會兒。”景沐辰說。

“咱們不走嗎?”江怡墨滿臉問號的看著師傅,他怎麼突然不走了?難不成還要留下來吃午飯不成?

“吃完飯再走。”景沐辰說。

額!!

師傅還真打算留在這兒吃飯呀!江怡墨和師傅一塊兒去找了院長,院長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有些無聊。

“你去陪院長聊天。”景沐辰給小墨安排了任務。

“那你呢?”江怡墨反問。

“做飯。”景沐辰說。

做飯??

“師傅,你又要秀廚藝?”江怡墨承認,師傅做飯挺好吃的,跟沈謹塵一樣,明明都是大總裁,明明每天忙成狗,卻還要把時間花在廚房裡。

他倆都是那種熱愛生活的人,相比之下,小墨就比較懶一些,她根本不喜歡進廚房,隻喜歡吃現成的。

“那要不你去秀?我也可以去陪院長聊天。”景沐辰說。

江怡墨嘿嘿的笑著:“不要,還是你去做飯吧!我怕我做的飯院長吃了會食物中毒。”

“哪有那麼誇張?”景沐辰溺愛的看著小墨,手指彈了彈她的鼻子。

“我去陪院長了。”江怡墨跑去和院長坐在一起。

景沐辰高大的身影去了廚房,很快便聽到了他在切菜的聲音,光是聽這聲音就知道肯定是大廚,他要是去開館子,肯定生意超火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