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院長,這家孤兒院是你開的嗎?”江怡墨問。

“對呀!我一個人辦的,這一辦就是好幾十年,它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樣,陪我過了半生。”院長提到這件事兒,臉上的笑容都變得燦爛起來。

“那你當初為什麼要選擇辦一家孤兒院?”江怡墨又問。

小墨覺得,院長身為一個女人,能做到這一點,其實她特彆的偉大,因為她要麵對的是一些無家可歸的孤兒,他們更需要被人照顧。

“因為我也是孤兒。”院長說道。

江怡墨完全冇有想到,院長也是孤兒,難道她會辦一家孤兒院,因為她自己也是孤兒呀!看到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們,就像是看到了自己一樣。

“對不起,院長,我是不是問到了不該問的。”江怡墨真覺得自己不該問。

但院長卻覺得冇什麼,因為都過去好多年了,她早釋懷了,而且她現在過得挺好的,有那麼多孩子陪著她。

她培養出很多優秀的孩子們,他們都非常有出息,每次回來看她都會帶很多東西,逢年過節的不是電話就是給錢,真是把院長當媽媽養著。

雖然她是孤兒,但她並不孤單,她有好多好多的孩子們,怎麼會孤單呢?

“那你這麼多年,就從來冇有找過你的家人嗎?”江怡墨問。

她覺得,還是要跟自己的親人在一起,落葉總得歸根嘛!

“冇有。”院長搖頭:“都不重要了,我現在能有這一切,能跟這些孩子們在一起,我已經覺得很幸福了,這裡就是我的家。”

倒也對。

院長把她一生的心血都放在了孤兒院這些孩子們身上,她真的值得了,很有成就感,就算哪天她真的走了,想必也是笑走著的吧!

“院長,你真偉大。”江怡墨趕緊拉開包包,從裡麵拿了一張支票出來,隨手就在支票上填了五百萬。

“院長,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你收著,給那些孩子們提供更好的條件,如果不夠你儘管開口。”江怡墨雙手遞上。

五百萬。

對於江怡墨來講並不多,因為她有的是錢。但對於那些孩子們來講卻是很大一筆。當然,江怡墨還可以給更多,但又怕給得太多了院長更不敢要,便隻寫了五百萬。

“不行,不行,我怎麼能要你的錢呢?”院長可不能隨便收。

雖說平時也會有很多人過來獻愛心,但都是很正式的,而且小墨是景沐辰的朋友,院長就更不敢要了。

“沒關係的,這就是我的一點點心意,看到那些可愛的孩子們,我就特彆想為他們做些什麼,但除了給錢之外我也不能做彆的。院長你放心吧,我有的是錢,真的不缺錢,五百萬對於我來講跟五十塊是一樣的,你就收著吧!”

江怡墨平時不這麼狂的。

但如果不這樣講的話,院長死活都不會收她的錢。

“行,既然你都這樣講了,那我就隻能收下了。我代表那些孩子們謝謝你,謝謝。”院長站了起來,她在給江怡墨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