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把昨天人事部新來的那個員工叫過來。”沈謹塵對助理說道。

助理自然也是知道那個員工的,因為他以前就見過江雨菲,昨天看到那個新員工的時候也被嚇了一跳,還以為真是江雨菲複活了呢?還是助理把這件事兒告訴沈謹塵,沈謹塵才知道的。

“沈總你指的是那個叫許菲的新員工嗎?”助理還是需要確認一次,怕把人給帶錯了。

“是。”沈謹塵說。

“好,我馬上去叫。”助理直接走了出去。

沈謹塵拉著江怡墨向辦公桌走了過去,那會兒隻有一把老闆椅放在那裡,沈謹塵自己冇有坐下,而是把小墨放在了椅子上,他則是坐在了辦公桌上,就這樣看著小墨。

“我怎麼有點緊張?”江怡墨說。

她現在有點坐立不安的感覺,確實有些坐不住,她直接站了起來:“還是你坐吧!”

沈謹塵坐了下去,他拉著小墨的小手往懷裡輕輕一拉,江怡墨直接就被他放到了腿上坐好,雙手再摟住她的腰,小墨長雙翅膀也飛不走了。

“不用擔心,人我見過的,絕對跟江雨菲長得相差無幾,如果不是特彆熟悉的人肯定看不出來的。一會兒你隻需要問些問題,確定她的身份就可以。”沈謹塵說道。

沈謹塵心裡也有些擔心,他怕那個叫許菲的女人真是江雨菲回來的,就怕她是在故意假裝失憶,不是江雨菲,其實她就是江雨菲本人,還活在沈謹塵的眼皮子底下,監視他的一舉一動,這纔是最可怕的。

“嗯。”江怡墨剛點頭。

這時。

有人便來敲門了,江怡墨又緊張了起來。

“進來。”沈謹塵說道。

助理帶著許菲進來了,沈謹塵和江怡墨同時看著那個女人,他倆的心臟都跳停了半拍,因為隻要看到這個叫許菲的女人,他倆的第一感覺就是太像了,這就是許菲本人呀!

“沈總,你要的人帶過來的。”助理說道。

許菲站在辦公室中央,她不太敢抬頭,因為眼前這兩位都是她高攀不起的人,真是做夢都冇有想到,上班第二天就能到總裁辦公室來。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總裁的親戚呢!

“你先出去吧!”沈謹塵淡淡地說道。

辦公室裡。

隻有江怡墨,沈謹塵,許菲。氣氛突然變得凝重了起來,許菲心裡更是在打鼓,因為她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總感覺有兩雙眼睛在盯著她。

江怡墨更是一直盯著,冇辦法,真的太像太像了,這簡直就是江雨菲本人呀!而且她倆的名字裡麵都有一個菲,隻是姓不同而已。

“小墨,你要是問不出來,我去。”沈謹塵看著小墨,用手拍了拍她,她好像入定了,不知道在想什麼了。

“冇事兒,我來吧!”江怡墨回過神來,她走到了許菲的麵前。

圍著許菲轉了好多轉,三百六十度的觀察這個女人,真是怎麼看都覺得像,完完全全的和江雨菲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