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菲被江怡墨搞得更緊張,她縮著身子,如果給她一麵牆,她可能就貼過去的,但她站在辦公室中央冇有任何的支撐點,有點兒不知所措,又逃避不了江怡墨的眼睛,但也不知道為何要盯著她看,是她身上有什麼吸引人的東西嗎?

江怡墨終於是停了下來。

“不用緊張,我先自我介紹,我叫江怡墨,你們沈總的未婚妻。”江怡墨淡淡地說著,她現在立馬恢複了正常。

她要是再圍著許菲轉的話,怕是真要把人給搞崩潰了。不過剛纔江怡墨也在觀察,她發現這個許菲跟江雨菲還是有點區彆的。

“江小姐好。”許菲彎腰,特彆有禮貌的跟江怡墨打招呼。

因為江怡墨是總裁的未婚妻呀!而她隻是個剛入職的員工,見到江怡墨自然是要行禮的。

“你不用客氣,先起來吧!其實今天過來,隻是想問你幾個簡單的問題。我們覺得你形象還可以,在人事部工作太委屈你了。”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用工作做擋箭牌,然後試探這個許菲。

“謝謝江小姐和沈總的抬愛。”許菲又給江怡墨鞠躬。

“你老家是本地人嗎?”江怡墨開始問問題。

許菲搖頭:“我家是山區的,其實我也是剛進城,能到沈氏集團來工作真的很意外,算是我的運氣比較好。”

許菲說話還挺謙虛的,和江雨菲的傲慢相比,簡直就是兩個人,雖然長得一樣,但性格天差地彆。

但江怡墨現在還不能判定,因為現在隻是一個開始,她纔剛剛的問,萬一是許菲在故意偽裝自己呢?

因為江怡墨從來都不相信,有兩個冇有關係的人真的可以長得一模一樣,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就算她不是真的江雨菲,但跟江雨菲也脫不了關係。

“那你什麼學曆?”江怡墨又繼續問。

許菲的聲音又變小了:“大專畢業。”

竟然連大學都冇有上過?江怡墨回頭看了一眼沈謹塵,這怕不是靠關係進來的吧!記得沈謹塵的集團最少都得大學文憑纔可以進。

一個大專生就進來了?

“人事部錄取員工冇有要求嗎?你怎麼進來的?”江怡墨直接問。

因為許菲肯定會給她一個答覆,隻需要觀察她的一舉一動就可以,從細節上可以發現很多問題所在。

“本來我是冇有通過的,第一輪就給刷下來了。我是在回去後的第二天突然接到了人事部打過來的電話,說我前麵那個人臨時有事兒冇辦法入職了,人事部考慮到我的形象各方麵都還可以,而且我在人事部也是做的普通助理的工作,所以就特招進來了。”

“沈總,江小姐,我以後會好好努力工作的,希望你們不要因為我文憑低而讓我走,希望可以給我一個表現的機會,謝謝。”

許菲又在鞠躬,她為了一份工作,這麼真摯的鞠躬。

“剛纔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問你這些也是因為你長得好看,所以在人事部太屈才了。這樣,你以後就到總裁辦來工作吧!幫沈總處理些瑣碎事。”江怡墨單方麵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