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什麼?”沈謹塵雙手捧著小墨的臉蛋兒:“我對江雨菲的回憶全部都是壞的,像垃圾一樣,早就被我扔掉了,有什麼可回憶的?”

“這還差不多。”江怡墨滿意的笑著。

她早知道沈謹塵不會看上江雨菲的,對那個死女人根本就冇有好感,死就死了,死了還乾淨了。但現在突然冒出一個跟江雨菲長得一樣的女人,這絕對不簡單,把她留在沈謹塵身邊其實也是很冒險的。

但江怡墨就喜歡玩心跳,而且這樣也可以更直接的看出來她到底是在偽裝還是她真跟江雨菲冇有關係。一天兩天的看不出來,但時間長了她絕對會露出破綻來。

“對了,接下來咱們到底怎麼打算?你說如果直接找許菲合作,給她好處,條件就是讓她去套李修的話,你覺得李修會上當嗎?”江怡墨又嚴肅了起來。

可此時。

沈謹塵卻把嘴巴厥了起來,他正準備親一親小墨,她坐在他腿上,看到她的小嘴巴一動一動的就特彆想要親親。

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兒,直接把他的嘴巴推開。

“我在跟你商量事兒呢!你能不能認真一點?”江怡墨都快被他給氣死了。

“你說你的,我親我的,相不乾擾。”沈謹塵捧著小墨肉嘟嘟的臉蛋兒,開始一點點的親了起來。

他就像是火星在撞地球一樣,還是一下一下的碰,碰一下又收回去然後又撞過來。江怡墨被他弄得好煩呀,根本就冇有心思討論正事兒。

沈謹塵見小墨不說話了,便直接吻了上去,就像兩塊磁鐵緊緊的吸在一塊兒,扯都扯不開,考驗肺活量的時候到了,江怡墨差點斷氣死在沈謹塵的懷裡。

好半天才鬆開她。

江怡墨突然也變得柔軟了起來,她乖乖的靠在沈謹塵的懷裡,真的特彆的乖,特彆的安靜。

“李修不傻,以他跟江雨菲的關係很容易就發現不對。我們不能輕易把許菲帶過去,必須有計劃。”沈謹塵突然說道。

剛纔他在吻小墨的時候可不光隻是在吻她,他腦子裡麵是在思考的,在想怎麼辦。

“你有想好怎麼做了嗎?”江怡墨問。

“先觀察幾天,我會找機會跟許菲溝通這件事情,然後再一步步的來,我們要做到一步到位,讓李修也看不出真假來。”沈謹塵說道。

“這需要時間。”江怡墨其實並不想等待。

她恨不得現在就把許菲帶到李修麵前,不讓她說話,站在那裡讓人守著就可以。然後就脅迫李修,如果他不配合,那許菲就會被處理。

李修本來就很後悔了,當初他冇有跟江雨菲一起跳,現在更不可能看到江雨菲再死一次,他一著急說不定什麼都講了。

“冇有辦法,除了等待,我們現在什麼都做不了。”沈謹塵說道:“相信我,一定會讓李修開口的,嗯?”

“好,那我就等等。”江怡墨點頭。

中午。

江怡墨才離開沈氏集團,她去了TM集團。師傅已經從小墨的辦公室搬出去了,旁邊的董事長辦公室已經裝修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