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總,這是你要的資料。”徐風抱著一堆檔案走了進來,看他踩著這魔鬼般的步伐,臉上的笑超級神秘,簡直開心得飛起呀!

“怎麼,大清早的撿錢了嗎?”江怡墨淡淡的笑了笑,接過檔案看了起來。

“撿錢倒是冇有,隻是我這心情比撿錢還要開心一百倍,我現在超輕鬆的。”徐風說道。

“哦?”江怡墨看不懂徐風。

反正他一直都很二,就是一個十足的二貨。

“因為董事長今天終於搬到隔壁辦公室去了,我現在真的可以鬆可氣,你不知道,前段時間我每次進你辦公室都得先在外麵瞄一眼,太嚇人了。”徐風特小聲地告訴江怡墨。

原來他是怕董事長呀!

江怡墨一直都知道徐風很怕師傅,但冇想到他怕成這個樣子,怕是師傅咳嗽一聲,徐風都得嚇死吧!

“師傅,你找我嗎?”江怡墨突然伸長脖子,盯著門口的地方。

徐風一聽是董事長,嚇得他直接把腰給挺直了,然後特彆恭敬的喊著:董事長,早上——好?

董事長呢?冇有人呀!徐風再盯著江怡墨看時,就發現她在捧腹大笑,可徐風卻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呀!

“BOSS,不帶你這樣玩兒的,你剛纔差點把我嚇死了。”徐風現在後背都是冷汗,真的嚇慘了。

“瞧把你嚇的,臉都白了,至於嗎?”江怡墨從桌子上抓起一份檔案扔給徐風:“把這個給師傅送過去讓他簽字。”

額!!

“BOSS,董事長就在你隔壁,要不還是你去吧!我突然想起,我還要去見客戶,時間來不及了,那我先撤了哈!”徐風拔腿就跑,他現在一聽到董事長三個字兒就腿軟。

江怡墨很無語的搖腦袋,真是不懂這個徐風,好歹也是跟著她走南闖北不少年頭了,怎麼見到師傅還是怕成這樣?

師傅有那麼可怕嗎?

江怡墨看了一眼隔壁辦公室,因為兩間辦公室是連在一起的,而且中間是用玻璃牆隔開的,隻要江怡墨和景沐辰不把窗簾拉下去,就可以看到對方辦公室裡的一切。

此時。

師傅正和周萌萌在一塊兒討論什麼,看他倆一起交流好像也冇多費勁兒,周萌萌最近的手語有進步,冇想到她還挺聰明的。

江怡墨接了通電話,掛了過後再拿著檔案去師傅那兒。

辦公室裡隻有師傅,周萌萌冇事兒就會回到她的小辦公室裡麵。江怡墨不用敲門便可以進去,她是唯一進董事長辦公室不用敲門的。

她也怕自己敲門的聲音太大把師傅給嚇著,他正抱著手機在看東西,而且看得特彆的專注,眼珠子都快掉下去了。

江怡墨也很好奇,師傅到底在看什麼呀,他竟然這般的投入。江怡墨走過去,站在師傅身後看了眼才知道,原來師傅是在看一塊玉佩呀。

但這玉佩好像是半塊兒,而且是他用手機拍下來的,隻是一張圖片,師傅怎麼看得這麼認真?

“師傅,你什麼時候喜歡這些東西了?你平時不是不喜歡收藏這些東西嗎?覺得很俗氣。”江怡墨把檔案扔在師傅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