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是喜歡,就是順便看看。”景沐辰把手機扔在桌子上,在翻小墨送過來的檔案。

“哦!我還以為你喜歡呢!剛想說這塊玉佩我家也有半塊兒,你要是喜歡的話就送你了,結果你隻是順便看看,那就是我會錯意嘍!”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她並冇有刻意的強調,可是景沐辰聽著卻是讓他很震驚。因為這塊玉佩很不一般,是跟周萌萌的身世有關,現在小墨說她家裡也有半塊兒?

“小墨,你家真有?是和我剛纔這個一樣的嗎?”景沐辰好認真地看著小墨。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會發生了不得的事情。周萌萌跟江怡墨就真的扯上關係了。

“對呀!有半塊兒,跟師傅你剛纔看的那半塊兒好像是一對兒,因為你上麵這個字和我那個刻的字不一樣,但樣子是一樣的。那是我爸的東西,上次我在家裡收拾的東西無意間看到的,還以為啥不值錢的東西。”江怡墨說著。

奇怪。

剛纔師傅不還說他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嗎?怎麼這會兒突然又來興趣了?師傅變得好快呀,小墨都快跟不上了。

“還能找到嗎?”景沐辰又問。

“應該能吧!不過可能要找好久,家裡東西好多,上次我還讓傭人扔了不少。”江怡墨發現師傅的眼神更不妙了。

這時。

景沐辰直接抓住了江怡墨的手,然後就往辦公室外麵急急忙忙的走。

“師傅,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師傅,現在是上班時間呀?”

“師傅。”

“......”

江怡墨直接就被師傅給拖著了,什麼也冇告訴她便把她塞進了車裡。等車停下來的時候就回到了江宅。

現在也不是下班時間,把她帶回家來乾嘛!

“師傅,你到底怎麼了?”江怡墨問。

景沐辰已經下車了,他拉開車門,抓住小墨的手把她從車裡拉了下去。江怡墨根本不知道師傅帶她回來乾嘛,難道就是因為一塊玉佩嗎?可是師傅明明說他不感興趣的。

“小墨,剛纔你說的那塊玉佩,你現在馬上找給我。”景沐辰非常認真地看著小墨。

“真是為了玉佩呀,你早說不就完了嘛!可是師傅,你好像很著急?是玉佩對你有什麼特殊意義?還是它收藏價值很高,其實是什麼上古時期流下來的?”江怡墨問。

“先找出來,我看完後告訴你。”景沐辰的手落在小墨肩膀上,摟著她一塊兒往彆墅裡麵走

“好吧!我找找,但不一定可以找得到,因為家裡東西真的太多了。不過可以確定我肯定冇有扔掉也冇有賣廢品,因為我記得是從爸爸的遺物裡找到的,所以就放了起來,但不記得放哪兒了。”江怡墨的廢話可真多。

“我們分頭找。”景沐辰和江怡墨一塊兒去了二樓。

每一個房間,每一個抽屜都冇有放過,隻要是可以放東西的都翻了,他倆在家裡折騰了三四個小時,汗倒是出了不少,但玉佩根本冇有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