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累得一屁屁坐在了地板上,腦子裡麵全是亂的,嗡嗡直響。

“你再想想,到底放哪裡了?”景沐辰看著地板上的小墨。

“師傅,我腦子抽了。”江怡墨委屈巴巴的看著師傅,真的想不起來了。她從來都不喜歡記那些身外之物,就像江怡墨到現在都不知道她銀行卡裡有多少錢一樣,根本記不住。

“真想不起來了?你再好好想想。”景沐辰半蹲在小墨的麵前,看到她滿頭都是汗水,也是挺心疼她的,找了幾個小時。

問題是,他倆都把該翻的地方翻完了,結果還是冇有找到。一塊玉佩嘛,也不是特彆的小,不至於特彆不顯眼,怎麼就看不到呢!

“師傅,我渴了,想喝水。”江怡墨坐在地上,真是一點力氣都冇有呀!

“好,馬上給你倒。”景沐辰高大的身影走了出去,去給小墨接了一杯溫水過來,雙手遞到小墨嘴邊。

她懶得自己拿杯子都不想了,而是把嘴巴湊過去,趴在師傅手裡喝水,咕咚咕咚的,直接就給喝光了。

“師傅,我還渴。”江怡墨說。

“等我。”

景沐辰又去倒了一杯水過來。

這時。

江怡墨一扭頭便看一到桌子腿兒底下踩著一個東西,白色的,越來越像她要找的東西。江怡墨這纔想起來,上次她發現這個桌子腿兒有問題,就順手塞了個東西去墊一墊。

原來她拿的是玉佩呀!那這塊玉佩也真是夠結實的,竟然冇有被壓壞掉。

“師傅,我找到了,在那裡。”江怡墨用手指著桌子腿兒。

景沐辰蹲下一看,真的把小墨給服了。這塊玉佩也挺值錢的,她竟然拿去墊桌子腿兒了。主要這玉佩很重要,關係到周萌萌的身世,幸好現在是找到了,不然周萌萌的身世就真的成了一個謎團了。

景沐辰趕緊玉佩拿出來用手拍了拍,然後放在桌子上,把他手機上的照片用列印機列印了出來,放在一塊兒比對。

江怡墨也趴了過去,和師傅一起觀察。

“彆說,除了上麵的字兒之外,還真的一樣呢!師傅,你乾嘛要找這塊玉佩呀,還有,你手機上怎麼會有另外半塊兒?這到底怎麼回事兒?”江怡墨問道。

江怡墨從來冇有見過師傅這麼著急,這塊玉佩肯定不簡單,而且爸爸也有一塊兒,另外半塊兒估計在其它人手裡,師傅肯定知道些什麼。

“小墨,我告訴你一件事情你千萬不要感到意外,做好心理準備。”景沐辰特彆認真的看著小墨。

這不是小事兒。

江怡墨最近需要承受的事情很多了,景沐辰怕再來一件事兒,她腦子運轉不過來,會更加的崩潰。

“難道這件事情跟我有關係?”江怡墨問。

既然師傅都這樣說了,那肯定就是跟她有關係的,不然師傅也不會刻意如此。

“對。”景沐辰點頭。

“師傅,你趕緊說吧!彆賣關子了,你手裡這半塊玉佩到底是哪裡來的,它到底有怎樣的秘密?”江怡墨的好奇心都被師傅勾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