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塊玉佩確實不是我的,我也是受人之托,幫玉佩的主人尋親的。她告訴我,另外半塊玉佩的主人就是她的爸爸。而且這塊玉佩很罕見,絕對不是隨便拿兩塊就可以拚在一起的。我手機上這半塊,和你手上這半塊剛好可以拚在一起,你看看上麵的裂痕都一模一樣。”景沐辰非常認真地說道。

江怡墨聽懂了師傅的話,隻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她腦子有些卡,突然就轉不過來了,而且感覺師傅在跟自己開玩笑。

“師傅,你的意思是這塊玉佩的主人是我爸爸的孩子?跟我一個爸爸?”江怡墨在笑,因為真的很好笑呀!

江怡墨現在都好幾十歲的人了,突然來一個認親戚的,偏偏她爸爸媽媽都不在了,這不好笑嗎?

“對。”景沐辰很嚴肅。

他真的冇有跟小墨開玩笑,可是江怡墨現在卻捂著肚子趴在茶機上笑,真的很好笑呀!

“師傅,我知道你最近看我不開心所以想逗我,但你也不用搞這一出吧!我爸爸怎麼會在外麵有個孩子呢?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爸爸的脾氣我還是清楚的,他怎麼可能在外麵有個孩子呢?”江怡墨不相信。

打死她也不相信,打不死更不相信。

“小墨,這是真的,你確實有個妹妹,跟你差不多大。”景沐辰說道。

小墨現在有些接受不了,但景沐辰覺得這是真的。因為他第一次帶周萌萌回家,吃她做的飯菜時就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

那種感覺並不是周萌萌和誰長得有多像,隻是一種熟悉的感覺在她身上流動。當時景沐辰隻覺得周萌萌和小墨媽媽來自同一個地方,可能是這種親切感。

可是現在,他覺得並不僅僅如此,因為他們就是一家人,所以纔會覺得熟悉。周萌萌身上流著和小墨身上一樣的血,他倆是姐妹。

江怡墨臉上的笑立馬就止住了,因為師傅一直不笑的,他越來越嚴肅,而且看她的眼神也越來越專注,這就說明有可能是真的。

“所以,師傅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江怡墨很認真的問。

“我什麼時候跟你開過玩笑?”景沐辰真的好認真。

完了,是真的,江怡墨確定了。

“我真的有個妹妹?”江怡墨又問。

“嗯。”景沐辰點頭。

當時周萌萌說她是過來找爸爸的,誰有玉佩的另外一半,誰就是她的爸爸。現在小墨爸爸有,那自然就是了。

“那她是誰?在哪裡?我可以見她嗎?”江怡墨又問。

這件事兒。

江怡墨有點接受不了,但她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隻是覺得很驚喜,不敢相信。但仔細想想,既然妹妹都進城來尋親了,她身為姐姐也不可能不接待。

爸爸媽媽都去世了,江怡墨現在也冇有親人,突然多一個妹妹,她也挺開心的。

“你見過她,每天都見。”景沐辰說道。

江怡墨愣了一下,她見過,每天都見,還是最近才認識的人,那隻能是周萌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