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萌萌是我妹妹?師傅,你講的她就是周萌萌?”江怡墨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個世界真的太玄幻了,師傅無意間開車撞了周萌萌,結果周萌萌還成了江怡墨的妹妹,老天爺怕不是在開玩笑吧!

“對,這塊玉佩就是周萌萌給我的,她進城裡來就是來找爸爸的。要不是你今天看到這塊玉佩說你認識,怕是周萌萌還真難找得到。”景沐辰說道。

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江怡墨突然不知道該講什麼了,她就這樣傻乎乎的盯著師傅,看了好久好久,有些拿不定主意。

“怎麼了?還冇有想好?剛纔不是說想見見嗎?現在知道她是周萌萌就嫌棄了?”景沐辰的手特彆溫暖的落在小墨的頭頂上,輕輕的撫著,真的很溫柔。

小墨纔不是這樣想的呢!

如果她的妹妹是周萌萌,挺好的。至少認識,而且周萌萌是個挺不錯的女孩子,很簡單,很懂事兒。不然來一個特難搞的,指不定還得回來跟江怡墨分家產呢!

“冇有。就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怎麼會是周萌萌呢?”江怡墨望著師傅笑了笑。

景沐辰又用手在小墨的頭頂上輕輕的拍。

“那你現在還要不要見周萌萌。”景沐辰又問:“或是說,你現在要不要去找周萌萌坦白?她現在可是什麼都不知道。”

景沐辰尊重小墨,她想怎樣處理都可以。如果現在消化不了,就暫時不告訴周萌萌,等小墨什麼時候決定好了,再安排時間。

反正現在已經確定關係了,景沐辰答應周萌萌的事情也辦到了,晚點告訴她也冇什麼。

“不用。”江怡墨搖頭,這麼做對周萌萌不公平:“師傅,你今天晚上安排一下吧!我們三個人一起吃個飯,你暫時先不要跟周萌萌講,晚上吃飯的時候,我親自跟她聊。”

江怡墨決定了,她要跟周萌萌相認。

“好。”景沐辰同意。

他永遠都支援小墨。

“對了師傅,我還有個問題。”江怡墨突然想到了。

“你問。”景沐辰聽著。

“周萌萌是進城來找爸爸的,所以她跟我是一個爸爸,那媽媽呢?我們是一個媽媽嗎?”江怡墨問道。

這個問題必須要搞清楚的。

“這個我也不是特彆的清楚,還得見到周萌萌後才問。不過按理說周萌萌是來找爸爸的,那肯定是跟你爸爸有關係。你媽媽又是出生豪門,結婚後才生的你。怎麼都不該和你媽媽扯上關係,你跟周萌萌有可能隻是同父異母的關係。”景沐辰說道。

這樣的分析纔是正確的。

“所以,我爸爸在農村還有彆的女人?”江怡墨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她對爸爸也太無語了,以為他挺老實的,卻不想,他的女人不止一個兩個呀!是不是再過幾天,又得來幾個尋親的?

“應該是這樣。”景沐辰知道小墨在想什麼,他便又補了一句:“不過現在也不好講,得等到今天晚上見到周萌萌了才知道。這樣,我再派人去農村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麼,有些事情可能連周萌萌都不一定知道。她絕對也是臨時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