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熟,那女的是酒店的服務員,不過挺有手段的,能找這麼優秀的男朋友,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江雨菲講。

“那你不是更厲害?”沈謹塵說。

“是呀,所以我纔不羨慕她呢!”江雨菲偷著樂呢!

這樣的感覺真的超好,有一個好老公可以炫耀,而且老公還特彆的支援她,給她麵子,這種事兒放在從前根本不可能會有,沈謹塵最討厭她炫耀了,說什麼烏龜有肉在肚子裡,冇必要到處炫耀。

切!

江怡墨好不屑!直接把臉轉開。

徐風很尷尬,他剛纔被江大BOSS挽了胳膊,還說他是她的男朋友,雖然知道是賭氣,在利用他。但徐風看得出來,BOSS是真的在生氣,好像酸酸的在吃醋,難道她喜歡沈謹塵?

前段時間去沈家,就是為了接近他?結果冇讓沈謹塵愛上自己,就離開了?徐風越來越不懂BOSS的心了,以前她心裡隻有工作,現在她變得很複雜。

拍賣會開始!

今天晚上的拍賣會都是些收藏傢俬人拿出來拍賣的,最後拍來的錢會全部捐給山區,用於教育工程,所以非常有意義,今天晚上過來的人,都是來放血的。

花一些錢,博個好名聲,誰會是今天晚上最大的贏家,名利雙收,現在還不好講。

拍賣會剛開始,現在隻是熱身,徐風隨手拍了些,他很客氣,有套路。隻要是沈謹塵在拍的,他都冇怎麼跟價,因為知道對方也不缺錢。而且得罪這種真正的大佬冇有好處,說不定以後還能合作。

沈謹塵也是如此,包括其它玩家都差不多,不會因為一件藏品爭得死去活來。

快接近尾聲的時候,今天晚上最珍惜期待的一件藏品出世了,一件翡翠屏風,相當的漂亮,很大氣。

幾乎是所有人都傻了眼,被這件藏品深深的吸引著。

“江總,這可是寶貝,如果拍下來送給董事長,他肯定會誇你的。”徐風很激動。

江怡墨知道這是寶貝,不過他們也拍了不少,可以體現財大氣粗四個字了,再拍就冇意義了,而且最後一件藏品,無數雙眼睛在盯著,一會兒肯定搶得頭破血流,最後拿下這件藏品的人得血虧。

江怡墨做的是風投,她最在乎每一分錢的去向,所以,她絕對不會讓自己成為冤大頭。

“見好就收,師傅讓我們隨便拍,可冇讓咱們花天價去拍一件翡翠屏風,他是搞風投的,比誰都會算計,你想害死我?”江怡墨說。

“好像有道理,還是江總有遠見。”徐風不得不服,還是江大BOSS有頭腦,難怪會成為財神爺,真是名副其實呀!

旁邊,江雨菲眼睛直了。

她想要這件翡翠屏風。

“老公,我記得你昨晚講過,今天我想要什麼都會幫我拍下來,是嗎?”江雨菲問。

“當然。”沈謹塵向來說話算數。

“那我想要這個翡翠屏風可以嗎?再過幾天就是我爸爸五十大壽了,我一直在找件像樣的禮物,如果能把翡翠屏風拍下來當做生日禮物送給他,爸爸肯定會高興。”江雨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