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萌萌自己跑到對麵兒去,她不想打擾彆人,安靜的坐在角落裡,吃自己的飯就可以。

“萌萌,你過來跟我一起坐吧!”江怡墨主動叫住了周萌萌。

周萌萌姿勢都準備好了,差一點就坐了下去。

“沒關係,我坐這裡也是一樣的。”周萌萌笑眯眯的看著小墨,用手比劃著。

這時。

景沐辰卻是主動過去坐在了周萌萌想要坐的位置,把小墨旁邊的位置讓給了周萌萌。周萌萌現在冇得選,她隻好過去跟小墨一起坐,但她並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安排。

“多吃一點!算算時間,你來這兒也有些日子了,都冇有給你接風,今天晚上就算是給你接風了,歡迎你。”江怡墨幫周萌萌夾了好多的菜。

“沒關係的,大家都對我很好,你和景先生也對我很好。”周萌萌笑眯眯的看著小墨。

平時小墨就對她很好,可是現在不僅是好,而是多了些客氣,這讓周萌萌非常的不適應,還有小墨剛纔講的那些話,讓周萌萌心裡麵好不踏實,總感覺有事兒發生似的。

“我們走一個吧!”江怡墨把酒杯舉了起來。

周萌萌和景沐辰也跟上,大家啥也冇說,倒是先喝了起來。飯吃得差不多的時候,江怡墨讓傭人把桌子上的盤子全部收拾乾淨。

然後,她便從自己的口袋裡麵拿出了那塊玉佩放在桌子上,就放在了周萌萌的眼前。

周萌萌看到了桌子上這半塊兒玉佩,整個人都震驚了。因為她知道,這就是她要找的另外半塊,可是為什麼會在江怡墨身上呢?

周萌萌腦子裡冒出很多的想法來,但她現在來不及思考那些,她把自己的半塊玉佩拿出來也放在了桌子上,然後跟小墨這半塊兒拚在了一起。

剛剛好,合成一個整塊兒的,簡直就是無縫銜接呀!

周萌萌,江怡墨,景沐辰都震驚了。尤其是周萌萌,因為隻有她是現在才知道真相的。她就這樣看著江怡墨,用那雙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眼睛裡麵全部都是內容呀!

激動得周萌萌的嘴唇不停的在顫抖,她差點兒就要開口說話了,因為她本來就不是啞巴,隻是沉默了太多年,她忘記怎麼說話,不會主動說話而已。

刷的一下。

周萌萌眼睛裡麵的眼淚直接往下掉,形成了兩條直線,她就這樣看著江怡墨,那眼神就像是找到了組織似的。

江怡墨看到周萌萌哭了,她也挺想哭的,但她忍住了。因為她哭的話,一會兒師傅也要跟著一起難受,然後大家都難受了,就不能好好的說話聊天了。

江怡墨隨手抽了幾張幫周萌萌把眼淚擦掉,然後她張開臂膀,笑眯眯的看著周萌萌:“妹妹,歡迎回家。”

江怡墨的笑好溫暖,真的可以讓周萌萌感受到她的誠意。

周萌萌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可以跟江怡墨扯上關係,還是姐妹。原來她也該出身在這樣土豪的家庭,這一切都太意外,太不可思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