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想得太周到了,周萌萌更是冇有想到,江怡墨對她這麼好,真的比親人還要親。

“謝謝姐姐。”

“跟我還客氣什麼?不早了,趕緊去休息吧!對了,你住哪個房間呀!”江怡墨拉著周萌萌走了出去,站在二樓的陽台上。

“那一間。”周萌萌指著一樓最左邊的那一間。

那是平時給下人安排的房間,好幾個人住在一起。江怡墨臉一黑,看了眼坐在一樓沙發上的師傅,真是的,怎麼給周萌萌安排在下人一塊兒?師傅到底是怎麼想的?

“你去睡我房間吧!明天我讓張媽給你收拾一個房間出來。”江怡墨說道。

“我怎麼能睡姐姐的房間?要不我睡你隔壁吧!我自己去收拾就可以,不用麻煩張媽了。”周萌萌真是做慣了傭人的工作。

江怡墨抓住周萌萌的手,把她帶到了樓下,把家裡的傭人都叫了出來,所有人站成一排,等江怡墨說話。

江怡墨是江家大小姐,在江家就是她說了算,冇有人可以質疑她的存在。隻要她現在不支聲,其它人肯定就是一言不發,冇人敢反駁的。

“給大家宣佈一件事兒,站在我旁邊這位叫江萌萌,她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剛剛跟我相認,以後她就是江家的三小姐,你們對待她必須像對我一樣仔細,以後我要是看到誰敢在她麵前造次,我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江怡墨說話好有氣勢呀!

就像平時她在公司開員工大會時差不多,說話相當有底氣,家裡的傭人一個個的趕緊點頭,雖然大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江大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她說了算。

“行,都散了吧!”江怡墨叫住張媽:“張媽,你帶人去把我房間收拾一下,一會兒萌萌要住。”

張媽一聽,這不行呀!大小姐的房間怎麼能隨便讓人住呢!

“大小姐,那可是您的房間,從小到大隻住過您,現在......”張媽話冇講完,她發現江怡墨眼神不對了。

但張媽就是覺得,江萌萌不能住大小姐的房間呀!就算江萌萌也是老爺的女兒,但畢竟是跟外麵的女人生的,怎麼能跟江大小姐尊貴的身份相比?

“張媽,是我剛纔的話講得不夠清楚,還是你的耳朵不好使需要我重新告訴你怎麼做?”江怡墨好凶。

她平時不凶家裡的傭人的,但是現在,她在凶張媽,因為張媽不識趣,也冇聽懂江怡墨剛纔的話。

“大,大,大小姐,我都聽懂了,剛纔是我多嘴了,不該講那種話。”張媽被江怡墨給嚇著了,腿都軟了起來。

所有人都知道,江怡墨故意凶張媽就是做給其它人看的,讓大家記住,以後對周萌萌要像對江怡墨一樣尊敬,否則誰都吃不了兜著走。

“都給我記住了,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講第二遍,以後要是讓我看到任何人對三小姐不尊敬,在背後講半個不好的字兒,彆怪我不客氣。”

“行,都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