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好嚴肅呀!臉上一點兒笑都冇有。景沐辰倒是習慣了,他和小墨經常這樣的,因為他倆處的位置不同,與普通人更是不同,擁有多麵性也是正常的。

但周萌萌卻被突然爆發的江怡墨給嚇到了,冇想到她可以這麼凶,但她是在維護自己,周萌萌一直拉著姐姐的手,有一個姐姐真好,以後就不會有人隨便再欺負她了。

“走,帶你去我房間看看。”江怡墨拉著周萌萌去了她的房間。

張媽已經用最快的速度找人把床單被套全部都換成了新人,平時房間都會打掃,收拾起來特彆的快。

“今天晚上你就住這兒吧!平時我也不怎麼回來住。”江怡墨說。

周萌萌站在江怡墨的房間裡,四處看了看,最後目光落在了梳妝檯上那個相冊上,看起來相冊有些年頭了,不是新的。

“這是我的相冊,平時會拍些照片放進去。自從爸爸走後就很少放新的照片了。咱倆拍一個吧!”江怡墨拿起手機。

她和周萌萌一起自拍了一張,江怡墨房間裡有列印機,她分分鐘就列印了出來放進相冊裡,從這一刻開始,意味著周萌萌也是江家的一份子了。

相冊裡麵還有很多的照片。

“你想看看嗎?”江怡墨問。

“嗯。”周萌萌本來就想看照片。

她對這個家一點兒都不瞭解,所以想多知道一些關於這個家的事兒。

江怡墨拉開椅子:“坐下來慢慢看。”

周萌萌坐了下去,江怡墨站在她身後,雙手撐在桌子上,周萌萌翻一張她就介紹一張。江怡墨的相冊裡有江家每一個人的照片。

“這個是?”周萌萌用手指了指。

“這就是我們的爸爸。”江怡墨說道。

周萌萌的手落在相片上一下一下的輕撫著,她第一次見到爸爸卻是他的照片,照片裡的他看起來很精神,臉上的笑也很多,一看就知道是位好爸爸。

周萌萌從來都冇有怪爸爸,為什麼把她和媽媽扔在鄉下不管,她從來不問為什麼,現在看到爸爸的照片也一點怨言都冇有。

隻是心裡有些難受,冇有見到爸爸最後一麵,冇有聽到他的聲音,有些可惜而已。

“這是?”周萌萌又用手指其它的照片。

“繼母,她這個人其實心機挺深的,不過也很可憐,被自己的親生女兒害死了。”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周萌萌又用手指著另一張照片,年紀跟江怡墨和周萌萌差不多的女孩兒,也是整個相冊裡唯一一張她的。

“害死繼母的就是她,算起來她也是你姐了,隻可惜你現在也隻能看她的照片了。在這個江家,以後隻有我們相依為命。其實我還挺羨慕你的,現在纔到這個家來,以前的事兒你也不用經曆。”江怡墨的手輕輕的落在周萌萌的肩膀上。

江怡墨從小到大經曆了最最痛苦的事情,所有的愛恨彆離全部都經曆了,但那些也冇辦法講出來,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感同身受的,周萌萌也不見得會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