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知道,小墨是永遠長不大的,就算她哪天真的老了,但她還是會保持著一顆十八歲的少女心,這纔是他認識的江怡墨。

“對呀,老掉牙啦!”江怡墨突然笑了起來,拔腿就跑。

景沐辰直接追,兩個大人晚上不睡覺在院子裡追來追去的,這要是被沈謹塵知道了,肯定得酸死。

這時。

景沐辰派出去的人回來了,他們還帶了兩個人回來,是兩個婦人,應該跟當年的事情有關係。景沐辰和江怡墨立馬就停了下來,分分鐘恢複正常。

原來,這就是師傅說的事兒。

“師傅,他們是?”江怡墨小聲地問師傅,她不太懂,但好像又不是完全不懂,有點兒迷的感覺。

“我讓人去了一趟周萌萌的老家,這是帶回來的兩個人,他倆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不過一會兒你聽了不要驚訝,我覺得應該會有更重要的事情。”景沐辰說道。

“難道周萌萌不是我妹妹,是冒牌的?”江怡墨覺得,如果不是這樣,那她肯定就冇什麼好驚訝的。

“問問不就知道了?”景沐辰一個眼神,其它人全部都退下了。

這兩個婦人不認識景沐辰和江怡墨,但隱約卻被他倆的氣場給嚇到了,直接就跪在了地上,連腦袋都不敢抗起來。

嚇成這樣,還怎麼好好說話?

“你們隻需要如實回答我的問題就可以,我們不會把你們怎樣。”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是,先生,不知道您想問什麼?”婦人不敢造次。

“你們可認識周萌萌?”景沐辰問。

兩個婦人同時點頭。

“認識,認識,那丫頭我們大家可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很努力很勤快的一個小姑娘,村子裡的人都挺喜歡她的。”婦人回答。

“你們對周萌萌的爸媽瞭解多少?”景沐辰又問。

額!!

這個問題,讓兩位婦人為難了,她倆相互遞了眼神,好像在說,你講,你講,還是你講吧!都不願意說的樣子。

看來,這裡麵肯定還有景沐辰和江怡墨都不知道的事兒,甚至是連周萌萌自己都不見得知道多少。

“你們有什麼直接,如果吞吞吐吐不講真話,我們可不一定會平平安安的放你回去。但如果誰回答得漂亮讓我們滿意的話,這些錢就是你們的。”江怡墨扔了兩萬塊錢現金過來。

兩萬對於江怡墨來講並不多,隨手一揮的事兒,但對於眼前這兩個婦人那可就太多了,夠他們掙上一年了,他倆自然就想開口說話了。

“我知道,我知道。周萌萌根本就不是她媽生的,她是被收養的。”

兩個婦人開始搶答了起來,一個比一個積極,生怕自己講得太少了,冇有錢。

“說具體的,周萌萌是怎麼被收養的,那她的親生父母又是誰?”江怡墨繼續問道,怎麼感覺事情不太對勁兒呀!

“這事兒得好多年前了,當時在我們村子裡傳得沸沸揚揚的。有一個城裡的大小姐回村子,跟咱們村子裡一小夥子發生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