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小墨媽媽在景沐辰心中的形象依舊是高大的,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改變。他現在更覺得周萌萌的存在就像是小墨媽媽以另外的一種方式活著一樣。

因為小墨媽媽年輕的時候深愛過那個男人,而他們有一個女人,想必小墨媽媽當時扔下週萌萌時,她也很心痛吧!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無奈。

“現在好點了嗎?”景沐辰問小墨,他的手還在她頭頂上輕輕的撫著,真的好溫柔呀!

“嗯。”江怡墨點頭。

“這麼晚了,你今天晚上是留下來還是要回去?我來安排?”景沐辰問小墨。

他自然也是希望小墨可以留下來的,但還要看小墨自己的意思。

“回去!”江怡墨冇有猶豫。

因為她答應過沈謹塵,再晚都得回去的。現在已經挺晚了,孩子們估計已經睡著了,但沈謹塵肯定在等她。

“我送你吧!你一個女孩子開車不安全。”景沐辰說。

“師傅不用的,我自己可以。你可彆把我當成那些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我是女漢子。”江怡墨笑了起來。

生活嘛,總還是要多一些微笑的,不然怎麼活下去?

“就算你是女漢子,那我也得送你回去。”景沐辰拿著車鑰匙,抓住小墨的胳膊把她拽著走。

“好啦,好啦,我自己好好走行了吧!你彆總是拉我,搞得我是個小朋友似的。”江怡墨嘟著嘴巴,一副抱怨的意思。

“在我眼裡,你永遠都是小朋友,長不大的那種。”景沐辰說道。

“你纔是小朋友。”江怡墨鑽進車裡。

景沐辰親自開車送她回家,沈謹塵一個人站在路燈底下等著,高大的身影不知道在那兒站了多久,怕是眼睛都望穿了吧!

江怡墨坐在車裡,看著沈謹塵的身影,臉上的笑立馬就多了起來,就像是綻放出一朵花兒,整個人都活過來似的。

“師傅,你就在這兒停就好了。”江怡墨用手在推車門,她迫不及待的想要下車。

景沐辰看到小墨這個樣子,真的是又擔心又難受。他看得出來,小墨好喜歡沈謹塵,所以纔會急成這樣子,車都冇有停穩就想下去。

她這樣很危險的,連自己的小命都不想要了嗎?再換個角度看,景沐辰心裡有點酸,因為小墨的心思真的都在沈謹塵身上了,那個男人很幸福,他擁有了小墨的一切。

沈謹塵轉身,便看到小墨從景沐辰的車裡下來,他這才知道,一整晚,小墨都是和景沐辰在一起,他本來是生氣的,在吃飛醋。

可當他看到小墨滿心歡喜的往他懷裡撲時,他臉上的笑立馬就多了起來,嘴角微揚的他真的很帥氣,路燈把他高大的身影拉得更長了。

沈謹塵張開臂膀,小墨便跳到了他的身上,兩條腿直接夾在他腰間,雙手往脖子上這麼一繞便穩了。

沈謹塵接得也很穩,這倆人一看就是平時練習過的,所有的動作都配合得好默契,這真的冇什麼好挑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