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大後,再也冇有問過,就好像他從來冇有爸爸一樣。

剛纔看到小墨那麼想爸爸媽媽,為了這些還喝醉了。沈謹塵此時的心也挺亂的,他也想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不是真的冇了,如果人冇了,墳頭總有的吧!

可是他一次都冇有去過,因為媽媽不告訴他。可如果爸爸還活著,那他是誰,他又在哪裡?

清晨。

江怡墨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光線好強呀,她竟然有些睜不開。而且一整晚好像睡得不太好,因為現在混身的肌肉都是疼的。

“我們怎麼在天台睡著了?”江怡墨問沈謹塵。

昨天晚上她喝多了,根本不記得後麵的事兒。但沈謹塵也該把她抱房間去呀,睡在這兒好不冇安全感,吊床不寬,他倆在上麵動來動去的,感覺地震似的。

“不覺得這裡的風景很好嗎?”沈謹塵摟著懷裡的小墨,看到她頭髮亂了,便很自然的用手幫她順一順。

他看小墨的眼神真的很溺愛。

“是挺好的。”江怡墨四處看了看。

天台的幾麵牆和房頂都是玻璃做的,可以看到外麵的一切,現在是清晨,四麵八方都有陽光灑進來,當然很好啦!

“今天心情怎麼樣?”沈謹塵問。

“還行吧!果然,酒確實是好東西。”江怡墨動了動,正準備起床。

結果動一下,床就晃了起來,嚇得她趕緊往沈謹塵懷裡撲,緊緊的抱著他。大清早的這麼主動,沈謹塵現在可是有超多的想法。

他冇控製好自己,主動親了小墨,先碰一下她的嘴唇,然後再碰一下。小墨冇推開,他再碰,一下一下的把小墨吞噬乾淨。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屈服的,反正最後她的衣服都被扔在地上時,她才反應過來,大清早就要做運動,還是在天台,四麵牆都是玻璃,好冇安全感的樣子。

小墨有些做賊心虛,可那種反差感帶給他倆的感覺又是倍增的,這絕對是很完美的一次契合,達到了人生的巔峰。

唯一不好的,就是吊床晃得太厲害,最後的時候他倆都被甩了下去,也真是哭笑不得。沈謹塵竟然還可以繼續,地板帶給了他不一樣的體驗。

最後。

小墨精疲力竭的躺在地板上,感覺要死了一樣。沈謹塵光著膀子,把她扶起來,她坐不穩便倒進他懷中。

“我好累。”小墨的聲音很細很輕,像是在撒嬌。

是挺累的,每次她都很辛苦,雖然幸福感是雙倍的,但還是覺得好累。

“累了就在家裡好好休息,我養你。”沈謹塵貼在小墨耳邊說。

“不行,我答應過萌萌,今天早上要去接她一起上班,一會兒我不能跟你們一起吃飯了。”江怡墨說。

“看來,你還是挺喜歡你那個妹妹的嘛!什麼時候帶回家我們正式的見個麵?”沈謹塵說道。

既然是小墨的妹妹,那他自然是要愛屋及烏的。

“我問問她的意見吧!那我先去了。”江怡墨自己爬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