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條腿晃得好厲害,真是站不穩訥!

“要我送你嗎?”沈謹塵也站了起來,他撿起地上的衣服,幫小墨穿。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你送朵朵和軒軒去上學吧!對了,朵朵昨天上學怎麼樣,冇被欺負吧!有冇有不適應?”江怡墨問。

“我們的女兒,誰敢欺負?放心吧!倆孩子斱挺好的。”沈謹塵說。

“那我就放心了。”江怡墨換好衣服轉身就要走。

還好沈謹塵反應夠快,一把抓住小墨的腰把她拽了回來。嬌小的她被沈謹塵拉進懷裡。

“親一下再走。”他說。

剛纔他還冇親夠,現在還想親,感覺他真的親小墨上癮了,她就那麼香嗎?

江怡墨以為真的隻是親一下,結果是被親了好久,親得她氣兒都要斷了,沈謹塵就是捨不得放她走,恨不得他倆都彆去上班了,就在家裡待著,做喜歡的事兒。

沈謹塵最想做的就是摟著小墨,想親的時候就親一下,想乾嘛就乾一下,彆的都不想了。

“好啦,我真的要走了。”江怡墨用力的推開了他。

“下午幾點下班?我去接你?”沈謹塵又拉住了小墨的手。

“不一定,這幾天我可能都得陪萌萌,還要帶她去辦一些手續,時間確定不了。”江怡墨說。

看到小墨這麼忙,沈謹塵就更不想放她走了。

“晚上早點回家,彆讓我等久了,嗯?”沈謹塵實在是捨不得讓小墨走,就想一直拉著她不放手。

“知道啦!”江怡墨甩開沈謹塵的手,結果又被他拉了起來,還往懷裡拽,他的唇再次落在小墨的唇上。

“再親一下。”

他按著小墨的腦袋,又深情的親吻了起來。

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兒,她今天可能出不了門兒了。算了,再配合一次。雖然她也不想在這兒耽擱下去,可每次沈謹塵親她時,她還是抗拒不了的。他的吻技越來越好了,簡直一流嘛!

“我可以走了嗎?沈先生?”他終於親完了。

“不可以,我還冇親夠。”沈謹塵把小墨抵在牆上,就是不放她走。

“那你能告訴我一個準確的時間嗎?你到底還想親多久?”江怡墨真的受不了了。

“看你配合得怎麼樣。”沈謹塵說。

“你要再親我就生氣了?真的耽誤了我很多時間,快來不及了。”江怡墨好煩呀,她想出門兒。

但因為他是沈謹塵,是自己想要嫁的男人,還不能對他發脾氣,而且男人有這點需要是可以理解的,反正小墨能理解他。

“那不親了,留著晚上回來再親。你叫聲老公聽聽。”沈謹塵換個方式折磨小墨。

他現在果然是得寸進尺了,越來越過分。這要是以前,小墨直接一拳頭過去了,現在她就是太慣著他,纔會讓沈謹塵有恃無恐的。

“老——公。”江怡墨咬牙切齒地喊著。

“太勉強了。”沈謹塵還挑三撿四的。

江怡墨真想一巴掌過去,但想想還是算了。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