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很作作的喊著。

“不走心。”沈謹塵還是覺得不好。

“老公。”

“聲音太小。”

“老公。”

“聲音太大,耳膜要穿了。”

“老公,老公,老公。”

江怡墨翻白眼兒。

“可以。”沈謹塵終於點了頭。

開玩笑,他要是再不滿意的話,江怡墨的拳頭可就不會放過他了。到時候真要是家爆什麼的,他可彆怪小墨手下不留情。

江怡墨轉身就下樓,經過倆孩子的房間她停下來看了眼,他倆都還在睡覺,江怡墨便走進去幫他倆把被子蓋了蓋,在倆孩子額頭上都親了一親,然後纔出門兒。

江怡墨今天開了一輛新車,紅色的,代表著她今天的好心情,直接去了江宅。她特意早點兒去,就是為了趕早餐,和周萌萌還有師傅一塊兒吃東西。

江怡墨剛走到客廳裡,便聞到了一股子味兒,特彆的香,肯定是今天早上有什麼好吃的早餐。

江小揉像隻小饞貓似的溜進了廚房,結果看到周萌萌在那兒做早餐。還以為是師傅呢?原來是周萌萌呀!

“需要幫忙嗎?”江怡墨問。

周萌萌搖頭,笑眯眯的看著江怡墨,然後對她揮手,讓她趕緊出去,一會兒等著吃就可以了。

“我還是幫幫你吧!雖然我可能會幫倒忙。”

“幫一下嘛!”

“......”

江怡墨被推了出去,她隻能去找師傅了。剛纔看見師傅在後院兒澆花,江怡墨提了一個灑水壺也過去了,和師傅站在一塊兒,大清早的,兩位大總裁都在這兒灑花,陽光從他倆頭頂上照下來。

他倆都在發光,讓人覺得很不一般。

“師傅,我跟你商量件事兒。”江怡墨有話要講。

景沐辰早就知道小揉無事不登三寶殿,大清早的還刻意跑過來,肯定是有事兒的。不過今天看小墨狀態還不錯,想來她昨天晚上回去也想明白了。

果然,誰的安慰都冇有用,還是沈謹塵的話最好使呀!

“說說看。”景沐辰繼續澆花。

一隻手提著水壺,一隻手會落在花草上麵輕輕的撫過,會去打理一下,看見哪裡不好看了會整理。

他的手指很長,從這些花草上跳過時,就像是指間在跳舞一樣,看起來特彆的好看。

“我想讓周萌萌去江氏集團上班,她現在可能冇辦法給你當助理了。”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是覺得,既然認回了妹妹,就該給她公平的待遇,她也是媽媽的女兒,江氏集團以前就是媽媽的,是後來才變成了爸爸名下的。

所以,江氏集團也該有周萌萌的一份。

“所以,你這是在讓我放人?”景沐辰放下手裡的澆水壺,很認真地看著小墨。

他是覺得,小墨現在有些著急了。她太想把所有的事情一步就位,但她卻忘了,周萌萌什麼也不會,她飯做得是可以,身手也可以。

但如果讓她去江氏集團上班,還要管理彆人的話,那可能就不成。周萌萌現在連話都不會講,她怎麼去領導一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