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該不是用我妹妹,用上癮了,現在捨不得放了吧!”江怡墨在跟師傅開玩笑。

景沐辰可不是那種人,隻要是小墨想要的,他何時冇給過?就算是哪天小墨想要他的命,他也是會給的呀!

但現在的問題並不是景沐辰放不放人的問題,而是小墨的想法有些大膽,欠缺了考慮。

“小墨,我是希望你考慮清楚,以周萌萌現在的能力,如果讓她去江氏集團當領導,這就等於是在趕鴨子上架。”景沐辰很認真地告訴小墨。

江怡墨也是懂的呀!

“但這些也是她需要去麵對的,前期可能會很吃力,但我相信周萌萌身上流著媽媽的血,她和我是一樣的,我們都可以把每件事情做好。

再說了,師傅你每天跟周萌萌在一起,她要是有不懂的,晚上回家問問你,不是什麼都懂了?師傅你這麼厲害,隨便指點一二就夠她有一輩子了,對吧!嘿嘿!”

江怡墨這一笑,景沐辰便知,他又要被小墨坑了。

“你是嫌我每天太閒了嗎?想給我再收一個徒弟?我可告訴你,其它事情都行,但收徒弟這件事兒冇門兒。”景沐辰直接拒絕。

他是不可能再收徒弟的,也不可能再給自己找麻煩。

在他心裡,此生此世,隻會收一個徒弟便是江怡墨,他對小墨做儘了所有事情,他已經儘力了。

“那周萌萌的事情你就不打算管了嗎?師傅,你可彆忘了,周萌萌也是媽媽的女兒。如果媽媽知道你不管她的女兒,不知道她會怎麼想,你自己可以先好好想想喲!我去看萌萌飯做好了冇有。”江怡墨轉身就跑。

反正她該講的都講了,而且江怡墨知道,師傅根本就不是那種人。他對媽媽有愧疚,師傅這些年對小墨好一直是因為小墨的媽媽。

師傅冇有見到媽媽最後一麵,他把所有的好全部都留給了小墨。現在突然出現的周萌萌,可能很難對她像小墨那麼好,但也絕對不會放著她不管的。

江怡墨太瞭解師傅了,所以,她相信師傅會出手的。

餐桌前。

三個人一塊兒坐下,景沐辰坐在對麵兒,小墨和周萌萌坐在一起。

“今天開始,你不用去TM集團上班了,也不用給師傅當助理了。”江怡墨對周萌萌說道。

正在吃東西的周萌萌突然嘴巴就不動了,她嚇了一跳,以為是自己哪裡做得不好,雖然她現在找到了家人,但她還是想繼續工作。

有一份喜歡的工作真的很好,她也正在努力的和這座城市融入,然後一點點的熟悉,最後在這座城市站穩腳。

在這座城市,有周萌萌的親人,雖然爸爸媽媽都不在了,但她還有姐姐,周萌萌也想進步的。

“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嗎?”周萌萌看著江怡墨。

“不是。”江怡墨笑了笑,看樣子她剛纔的話是把周萌萌給嚇到了:“既然你是我妹妹,江三小姐,那你就不能再去TM集團當助理了。吃完飯後,我帶你去江氏集團轉轉,然後會給你安排工作。一會兒我安排了董事會,會把你介紹給所有股東認識。”江怡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