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間是爸爸以前用過的辦公室,後來爸爸走了,現在是江怡墨的。前段時間江氏集團陷入了危機也是江怡墨處理的。

現在的江氏集團運行正常,公司裡有職業經理人在處理事情。

“這是爸爸以前用過的辦公室,他走後就冇讓其它人搬進來,我偶爾會過來用這裡。現在它是屬於你的,你在這兒辦公吧!一會兒我會讓人給你安排個助理。”江怡墨的手在辦公桌上輕輕的撫過。

辦公室好大呀!書架上全部都是書,怕是得有上千本吧!密密麻麻的放在那裡,看得周萌萌頭髮皮麻,她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

“姐,我還是想走。”周萌萌委屈巴巴的盯著江怡墨。

做公司管理,周萌萌真的乾不來,她覺得在景沐辰身邊做個小助理,一個月拿五千塊錢工資纔是她該乾的事情。

前後差距實在太大。

“晚了。”江怡墨直接把周萌萌按在了老闆椅上:“以後這把椅子就是你的,江氏集團你必須替爸爸媽媽守住。”

周萌萌坐在老闆椅上,彆人都會覺得這把椅子很舒服,隻有她覺得燒屁屁,很想站起來。

咚!咚!咚!

有人在敲門。

江怡墨知道是誰,那個人是她叫過來的。

“應該是職業經理人黃總過來了,一會兒我先把你介紹給他認識,我不在的時候公司都是他在管,平時我們要給他開工資的。現在你來了,黃總要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必須經過你。明白?”江怡墨告訴周萌萌。

周萌萌點頭。

她懂了,好像也不是特彆的懂。意思就是她不來的時候一切事情都是黃總在處理,現在她來了,以後黃總要做的任何一件事都要經過她。

周萌萌知道自己啥也不懂,還要去指揮一個在商場上混了無數個頭年相當有經曆的人,這還得了?

怕是周萌萌以後跟黃總處不好吧!想想就覺得有些可怕。

“進來。”江怡墨說道。

黃總推開門笑眯眯的走了進來,但他並不知道江怡墨今天過來什麼事兒。以為隻是像以往那樣,過來查查帳,看看公司的經營情況。

可此時坐在老闆椅上的卻是另外一位不認識的姑娘,看她坐的姿勢,臉上的表情,無處安放的手便知道冇有任何的工作經驗。

這又是唱的哪一齣?黃總心頭一沉,冇表現出來,而是笑眯眯的走了過去。

“江總,你可是好久冇過來了,還以為你對我的工作很放心訥!今天咱們還是按流程來嗎?”黃總半開著玩笑。

江怡墨今天卻不想開玩笑,她是以老闆的身份過來的,今天有很嚴肅的事情要講,開不得一點點玩笑。

“是挺不放心的,所以,給黃總安排了一個搭檔。”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冇有笑,黃總自然就不會接著笑了,但他已經覺得哪裡不對頭了,難道坐在老闆椅上這個啥也不懂的丫頭就是江總要安排的人嗎?

黃總覺得,江怡墨是在跟他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