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都到齊了,那我就長話短說。職業經理人黃總已經離職了,現在他的工作由江萌萌來接替,以後公司有任何決策性的事情必須經過江萌萌的手。”江怡墨非常認真地說道。

在她提到周萌萌時,周萌萌立馬就站了起來,這是讓大家對她有一個認識。

“大家都明白了嗎?”江怡墨問。

董事會都冇明白,你看我我看你的,誰能明白得了呀!這可是公司高層的事情,難道不是該商量著來嗎?

江怡墨今天過來,直接就跟大家宣佈了,完全冇有聽董事的意思,那這董事會開著有啥意思?不如直接給大家發郵件任命得了。

大家都不說話了,會議室裡異常的安靜,董事們心裡有意見,但誰也不願意當這個出頭鳥,怕被江怡墨直接給崩掉了。

職業經理人黃總一直乾得很好,這個叫江萌萌的一來就走了,大家都腳趾頭都想得到,這是在給江萌萌讓路。

如果現在誰跳出來,那怕是下一個該走的就是誰了,冇有人願意這樣的。

“既然大家都冇有意見,那我現在正式宣佈,江萌萌以後就是江氏集團的副總裁,公司大小事務全部歸她管,她有絕對的話語權。”江怡墨看了眼旁邊那位助理。

他也姓黃,大家都叫他小黃,一直是總裁助理,乾得挺不錯的。

“小黃,你以後就是江副總的助理。”江怡墨說道。

“是,江總。”小黃明白。

“行了,既然冇彆的事情,那大家都散了吧!”江怡墨淡淡的說道。

這個會議,根本就不叫會議,全部都是江怡墨一個人在發言,其它人連插話的機會都冇有。當然,大家也不願意去插這個話。

所有人都走了出去。

會議室裡。

現在隻剩下江怡墨,周萌萌,還有小黃助理。

“小黃,江副總剛來公司,還有很多的事情不懂,你多在工作上提點她,我不希望你偷懶或是和其它人一樣。”江怡墨說道。

“江總,我明白。”小黃點頭,自然是江總說什麼便是什麼。

“行,那你先出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小黃走了出去,這下會議室裡真的隻有周萌萌和江怡墨了。周萌萌重重的吐了口氣,真的被嚇死了。

剛纔那些董事都好嚇人呀,雖然他們不說話被姐姐的氣場給震住了,但如果姐姐不在公司的話,周萌萌一個人肯定是害怕的。

她根本就應付不了那些人。

“怎麼了?被嚇到了?”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周萌萌。

職場就是這樣,如果自己不強大一點就會被彆人吃掉,每個人的心思都很深的,不然,大家也不會說職場如戰場了,有時候真的比戰場還要嚇人,勾心鬥角是少不了的。

“有點兒,就是覺得大家的心思都好深,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每個人看我的眼神兒都像要把我吃了一樣。”周萌萌用手比劃著。

她挺害怕的。

“正常的,你知道我當年剛進TM集團的時候被多少人背地裡坑過嗎?大家知道我跟師傅的關係好,師傅會保我。所以就背地裡整我,什麼事兒我都遇到過。但你看看,我現在不是也挺過來了嗎?比任何人都混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