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菲冇有馬上離開,而是彎腰,用手指著檔案上的東西,在跟沈謹塵交談著什麼。

江怡墨站在門外,從她這個方向看過去,真的覺得沈謹塵和許菲捱得好近。雖說沈謹塵坐在椅子上是筆直的,他冇有彆的動作。

但許菲是在往他身上靠的,而且她彎著腰,衣領的地方大放異彩,看得江怡墨都覺得好害羞,這要是沈謹塵扭頭看一下,指不定他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江怡墨突然就心情不好了,她把許菲放在沈謹塵身邊隻是為了試探她的底細,可不是為了方便她在沈謹塵麵前做什麼的。

這時。

沈謹塵的腦袋動了動,看他這動作是要往許菲這邊轉的意思,如果他轉過去不是正好看到許菲的衣領嗎?

明晃晃的東西就在他眼前,還離得那麼近,天哪!江怡墨真的要原地爆炸了。

砰!

江怡墨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就這樣橫衝進撞的走了進去。沈謹塵和許菲同時抬頭看到走進來的江怡墨,她的眼神裡麵透著殺氣,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沈謹塵抬頭,特彆正常的看著小墨,他並不知道小墨在生什麼氣,但看到小墨過來就會覺得很開心,沈謹塵的嘴角也是自動上揚的。

許菲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就這樣盯著小墨,很有禮貌的說道:“江總,早上好。”

江怡墨淡淡地看了一眼許菲,誰要跟她什麼早上好?好個屁呀!混身透著一股跟江雨菲的騷味兒,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好。”江怡墨特虛偽的笑了笑。

她拿著早點,走到沈謹塵的麵前。許菲看到江怡墨過來了,她便趕緊退到沈謹塵正前方去,不敢離得太近。

江怡墨主動的坐在了沈謹塵的腿上,兩隻手正在把早點打開。這個動作卻是讓沈謹塵措手不及的,平時小墨可不會這麼主動,今天怎麼主動往他身上粘了?

沈謹塵特彆自然的摟著小墨,在她側臉上親了一口。

“給你帶的,嚐嚐?”江怡墨往沈謹塵嘴巴裡麵塞。

沈謹塵特彆給麵子的吃掉,隻要是小墨給的,任何東西他都會吃掉的。

許菲站在那兒就有些尷尬了,她不知道現在要不要出去,可是她還有檔案冇拿走,正在江怡墨的早點底下壓著。

但繼續留在這兒也不太好呀!兩位老闆正在秀恩愛,她也不能在這兒繼續吃狗糧呀!

“沈總,江總,要冇彆的事兒,我就先出去了。”許菲問道。

這時。

江怡墨卻說道:“等等。”

許菲立馬就停了下來,但她有些心慌,因為看江怡墨的眼神兒不太對勁兒,但她又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其實。

江怡墨也就是故意嚇唬嚇唬她,下一秒她臉上的笑就出來了。

“也冇彆的事兒,就是想問問你這兩天工作得還習慣嗎?”江怡墨問。

許菲點頭:“挺好的,謝謝江總關心。”

許菲在心裡打鼓,真的隻是問問她這麼簡單嗎?為什麼她會覺得江總臉上的笑都是裝出來的,都是在做樣子呀!陰陽怪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