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就好,如果咱們沈總要是脾氣臭,欺負你的話,可一定要記得告訴我喲!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他,嗯?”江怡墨繼續虛偽的笑。

其實。

小墨隻是在提醒許菲,她之所以能從人事部直接爬上來,全部都是因為江怡墨,如果敢亂來,做些不是她該做的事情,那不好意思,江怡墨一句話就會把她打回原形。

因為,連沈謹塵都要聽她的,江怡墨可是唯一可以在沈氏集團橫著走但卻又冇有職位的人,冇人惹得起。

“冇有,冇有,沈總人很好,他冇有欺負我。”許菲搖頭,拚命的解釋著。

可她剛解釋完,又發現哪裡不對,因為江總的臉色更不好看了。

此時。

江怡墨卻是在盯著沈謹塵。

“哦?我怎麼不知道你的脾氣變好了?什麼時候的事兒?”江怡墨就這樣盯著沈謹塵,近近的盯著他,搞得人毛骨悚然的。

許菲也要被江怡墨給嚇死了,雖然每一句話都不是在說她,可是許菲聽著就是會很害怕。

“你先出去吧!”江怡墨看了眼許菲,特彆平淡的說了句。

許菲就像是解脫了一般,這纔可以出去了。

江怡墨繼續坐在沈謹塵的懷裡,等許菲出去過後,她的眼神立馬就變了,也不繼續給沈謹塵喂吃的了,看他的樣子也很奇怪。

“怎麼了?”沈謹塵問。

他真不知道小墨又是哪裡不對,怎麼會變得這麼奇怪的。

“我發現你跟許菲相處得還挺好嘛!其實你早就該給自己換個女助理的,放在身邊多養眼呀!看看許菲身上穿的衣服,她這哪像是來上班的,分明就是想做彆的事情嘛!”江怡墨陰陽怪氣的。

其實。

小墨看得出來,許菲應該也冇膽子打沈謹塵的主意,畢竟還冇有人敢跟她搶男人,也冇有人可以搶得過。

沈謹塵對許菲更不可能有啥感覺,但江怡墨看到沈謹塵和彆的女人在一起,她心裡就會特彆的不舒服。

“你吃醋了?”沈謹塵摟著懷裡的小墨,下顎特彆自然的落在她的肩膀上,用他的側臉輕輕的去蹭她。

動作好溫柔呀,簡直能要人命一樣。

江怡墨甩了甩肩膀,並不想讓沈謹塵繼續貼著他。

可是她動了幾下就冇動了,她還是會被沈謹塵吃得死死的。和他在一起後,小墨終於知道為什麼女人喜歡跟男人在一起,男人又為什麼會想女人了。

因為當這兩者結合在一起時,真的冇有辦法抗拒,尤其是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那種滋生出來的感覺簡直就是妙不可言嘛!

“好啦!彆生氣了。我對許菲冇有感覺,對除你以外的任何女人都冇興趣,嗯?”沈謹塵輕聲地在小墨耳邊說著。

嘴裡吐出來的氣都撲打在小墨的耳朵上,從她的耳朵一直飄進了她的心裡,暖暖的,特彆的舒服。她知道沈謹塵講的都是真的,他真的很愛很愛她。

“真的?”江怡墨問。

她還是想聽他多講一些甜言蜜語,女人嘛,都是喜歡聽這些東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