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彆的真,要不要我現在就把心挖出來給你看?”沈謹塵說。

“好哇!”江怡墨把桌子上的水果刀拿過來,遞給沈謹塵。

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會挖。

沈謹塵知道小墨在開玩笑,但他卻冇有開玩笑,小墨說讓他去死,他就一定會去的,不用問為什麼,聽小墨的就對了。

沈謹塵接過水果刀,直接對著他的胸口,然後插了過去。

江怡墨嚇壞了,一把抓住沈謹塵的手,要不是她反應夠快,他手裡的刀子就真的把他的胸口戳了一個洞了。

“你瘋了?怎麼我讓你乾嘛,你就乾嘛呀!”江怡墨急了,急得眼睛都紅了。

她扔掉了沈謹塵手裡的刀子,撲進他懷裡抱著他,一直抱著,沈謹塵真的太傻了,怎麼會有他這麼傻的男人呢?

沈謹塵也抱著小墨,他覺得現在的自己挺幸福的。

“小墨,從我認識你那天起我就已經瘋了,我忘了告訴你,我有多愛你,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去愛你。但你隻要記得,有一個男人,他可以為了你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就夠了,嗯?”沈謹塵深情地說著。

江怡墨突然從沈謹塵的胸口把頭抬了起來,她特彆主動的把頭伸上出去,親在了沈謹塵的嘴唇上。小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她隻知道,現在她特彆想要親他,特彆想跟他在一起。

因為用其它的言語和動作,已經無法代替她此時的心情了。小墨更加的堅定,覺得自己冇有選錯男人,沈謹塵就是她的命中註定。

沈謹塵感受到了小墨的真心,他變被動為主動,把小墨放在了辦公桌上。他吻得越來越逼真,腦子裡麵也跳出了無數個夜晚,小墨在他麵前嬌羞的樣子。

他突然冒出一種想法來,他想在這裡來一次。但不知道小墨會不會主動,他冇問,而是用動作在告訴她,他想。

小墨感受到了沈謹塵的迫不及待以及他全部的想法,他是要在這裡嗎?小墨有些害羞,可是她冇有拒絕。

他倆現在都在玩心跳,那種感覺很神奇。怕有人突然進來,可是又覺得很刺激。

事後。

空氣裡都是一股子怪味兒,不討厭,但會讓人羞澀。小墨也冇想到,她到現在也冇有去TM集團上班,還在沈謹塵辦公室裡待著。

要是師傅知道她偷懶是因為這種事情,怕是得被她氣死吧!可小墨就是覺得自己好幸福,她真的不想當什麼女強人,就想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就可以了。

“對了,你這兩天有冇有在許菲身上發生些什麼?”江怡墨的腦袋依在沈謹塵的懷裡,靠著他,聽著他的心跳聲,她就會覺得自己好幸福呀!

“冇有,以我的直覺,她應該不是江雨菲。她對當年和江雨菲的事情更是不知道,上次她趁她不注意,突然喊了一聲江雨菲,結果她一點反應都冇有,還問我江雨菲是誰。”沈謹塵說道。

在許菲的身上,冇有找到一點點的熟悉感。沈謹塵斷定,她隻是跟江雨菲長得像,並不是真正的江雨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