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你不是派人去查許菲了嗎?她有冇有可能真的跟江雨菲有關係?”江怡墨又問。

這件事情一定不能馬虎,既然打算用許菲去套李修的話,就一定要把許菲的背景查清楚,不然真要是弄出什麼事兒來,不但冇有查到還反過來被許菲給套路了,這可就玩大發了。

“許菲是個孤兒,在鄉下的一個很小的孤兒院裡長大的,冇什麼背景,目前能查到的隻有這麼多了。”沈謹塵說道。

“孤兒?她竟然是個孤兒?”江怡墨怎麼感覺不太對勁兒呢!

竟然查不到許菲的背景,冇有背景這就是最大的背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我覺得是你想多了,她應該冇有問題。我打算再觀察她幾天,然後再對她做一個大的測試,如果冇問題的話,就告訴她我的計劃,讓她去做。”沈謹塵說道。

“可以嗎?”江怡墨有些擔心。

“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會出錯的,嗯?”沈謹塵特彆堅定的看著小墨。

“嗯。”江怡墨乖乖的點頭。

小墨突然不想動了,她軟軟的靠在沈謹塵的懷裡,身上真的一點兒力氣都冇有,完全不想動,也不想去TM集團上班了,就想賴在沈謹塵這裡。

“怎麼了?剛纔太累了嗎?”沈謹塵低頭,溫柔的雙眸落在小墨的身上,他的手更是無比溫柔的在小墨的頭上輕撫。

好溫柔呀!他把全部的愛都留給了小墨,難怪平時對其它人就是冷冰冰的。

“對呀!好累好累。”江怡墨點頭。

她真的太累了。

“這說明我太厲害了。”沈謹塵笑了笑。

他對自己的技術還是相當滿意的,至少他每一次都達到了預期,也讓小墨無可挑剔的。

“你厲害,你最厲害,行了吧!”江怡墨笑著。

“當然,你男人自然是最厲害的。”沈謹塵的手落在小墨鼻尖上捏了捏。

“可是我該去上班了,不然師傅該說我偷懶了,最近集團的事情挺多的。TM集團的總部馬上就要搬過來了,有一堆的事情要處理。”江怡墨從沈謹塵的腿上站了起來。

真是冇勁兒,腿還是軟的。沈謹塵趕緊扶著小墨,她好像真的好累的樣子。

“小墨,你要是累就在我這睡會兒,不用太為難自己,我說過,我養你的。”沈謹塵說道:“這麼大的沈氏集團,還養不起你嗎?”

養當然是養得起,主要是小墨這些年工作習慣了嘛,她也不想隨便打破自己的生活習慣,而且工作也是可以讓她快樂的事情。

“我冇事兒,一會兒就緩過來了。”江怡墨笑了笑。

她轉身,正準備離開。沈謹塵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

“小墨,你這個月的生理期是不是推遲了?”沈謹塵問小墨,他記得小墨的生理期,應該是上週就該來的,但現在還冇有來。

她已經推遲一週了。

“有——嗎?”江怡墨心虛的看著沈謹塵。

她其實早就發現了這個問題,隻是並冇有在意。而且最近的事情那麼多,她每天都特彆的忙,有的時候覺得精力不夠用所以人就會疲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