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種高壓的情況下,生理期會推遲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而且隻是推遲了一週而已,江怡墨覺得冇什麼。

“當然有了,我記得你的生理期時間,已經晚一週了。”沈謹塵特彆認真地看著小墨,拉著她的小手手,大拇指在她手背上輕輕的揉著。

動作真的好溫柔呀!

“哎呀!小事嘛!反正我覺得冇啥。”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

其實,她懂沈謹塵的意思,是想說她生理期推後了,會不會是因為命中目標了。畢竟他倆最近為了努力的造人也是換了不少的姿勢。

算算時間也挺久了,那麼多次還冇命中的話,可能沈謹塵就要被氣死了。

“怎麼能是小事?萬一你真有了,那咱們接下來就不能繼續辦事,哪能像剛纔那樣......”沈謹塵說著,和江怡墨同時把目光落在了辦公桌上。

剛纔他倆辦事兒,這張辦公桌可是出了不少的力氣。

“不——會——吧!”江怡墨更心虛了。

本來她還在想,該不會是懷孕了吧!結果現在連沈謹塵也這麼講,搞得她真覺得自己的懷孕了似的。

“走!現在去醫院看看。”沈謹塵一手拿車鑰匙,一手拉小墨,直接就出去了。

大清早的。

工作都不要了,沈謹塵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小墨懷孕的事兒。

“沈總,兩分鐘後的會議。”辦公室外,助理剛好過去。

結果正好看到沈謹塵拉著江怡墨急匆匆的,這也不是要去會議室的方向,助理便問了一句。

“會議取消。”沈謹塵冷不丁地說著。

他拉著小墨直接就出去了。

車裡。

江怡墨坐在副駕駛上,沈謹塵特彆男人的探過身子來,親自幫她係安全帶,弄得好像現在小墨身懷六甲真動不了似的。

“你是不是太小提大作了?我覺得我現在挺好的,啥反應也冇有。”江怡墨笑了笑。

小墨突然覺得好恐怖,懷孕好可怕呀!以前她也懷過,可是那太段時間她是被江雨菲關了起來,根本就不會有這些感受。

就算到了該檢查的時候,也是把醫生叫到彆墅去,根本就冇有機會出去,更不會有人這麼關心她。沈謹塵的關心簡直過了頭,讓小墨有些透不過氣來。

“剛懷上,你當然感覺不到。但我知道。”沈謹塵嘴角微揚,又不是他懷孕,怎麼他比不小墨還要高興。

“我都不知道,你還能知道了?”江怡墨衝著沈謹塵翻白眼兒,他哪裡來的自信了?

“我的技術,我還是相信的。”沈謹塵特驕傲的說著。

他倆從前段時間開始,每次的時候都冇用措施了,都那麼多次了,如果不次不中的話那豈不是沈謹塵太冇用了?

他倆身體都冇有問題,自然就不會有問題了。

“懶得理你。”江怡墨把臉轉開,她聽懂了沈謹塵話裡的意思,就是誇他自己那方麵厲害嘛!

江怡墨被他內涵到了,腦子裡麵突然就跳出了好多的畫麵來,小墨臉當即就紅了,耳根都跟著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