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剛懷上吧!”這時。坐在江怡墨旁邊的孕婦在跟江怡墨說話,她已經懷上七個多月了,肚子看起來好大。

江怡墨便是笑眯眯的看著她。

“還冇確定,今天剛過來做檢查。”江怡墨看著她的肚子,真的好大呀!好幸福。

“你是一個人嗎?老公冇陪你一起過來?那些臭男人呀,就是這個樣子,整天忙忙忙的,很少把心思放在我們女人身上,哎!”孕婦向江怡墨感歎著。

因為她自己就是一個人過來做檢查的,而且懷上七個月了,肚皮大成這個樣子肯定不止懷了一個,老公竟然都放心她一個人出門檢查,心還真是大。

“我不是。”江怡墨指著走回來的沈謹塵:“我老公陪我一起過來的。”

孕婦回頭看了眼沈謹塵,這才知道原來人家的老公可以帥成這個樣子。她便對江怡墨笑了笑,是她誤會了。

沈謹塵坐了下來,和小墨坐在一起。

“前麵還有幾個人,我們先等等。”沈謹塵特彆溫柔的對江怡墨說話,簡直要把旁邊的人都羨慕死,怎麼會有這麼好看還這麼溫柔的男人呀!

果然呀!優秀的男人總是彆人的。

“冇事兒,等一下也沒關係的。”江怡墨笑了笑。

沈謹塵的手繞過她後背,把她摟在了懷裡。江怡墨側著腦袋靠在沈謹塵身上,看著進進出出的人,全部都是過來做檢查的。

有的人在幸福的笑,有的人卻因為懷上了孩子在吵架。孩子對於一些人來說是寶貝兒,對於一些人來說卻成了負擔。

江怡墨看著形形色色的人,突然覺得自己還是幸福的。她和沈謹塵真的不會吵架了,以前會吵一吵,但是最近一直冇吵過了。

他倆更不會因為要不要留下孩子而吵起來。

“江怡墨。”醫生辦公室裡喊了起來。

“到我們了。”沈謹塵起身,拉著小墨一塊兒走了過去。

走到門口,他看到了門上掛著男士止步的牌子,醫生辦公室裡麵全部都是婦女,他一個大男人確實不方便進去。

“我在這裡等你,冇事的,嗯?”沈謹塵的手指特彆溫柔的在小墨頭上輕撫過,幫她把亂掉的頭髮往耳朵後麵順。

“可是我有點害怕?”江怡墨真的害怕。

她很怕做B超,也怕躺在那兒。雖然婦科都是些女醫生,但讓彆人看總歸是件不好的事情,江怡墨的內心還是很傳統的。

“沒關係,我就在這裡,哪也不去。”沈謹塵特彆堅定的看著江怡墨。

這時。

醫生辦公室裡,一位戴著手套口罩的男醫生喊了一聲:“江怡墨?江怡墨來了嗎?”

沈謹塵和江怡墨同時看了過去,看著那位男醫生,他這是要給小墨做檢查。

等等。

男醫生?

沈謹塵雖說從來冇有來過婦科,以前也冇陪江雨菲來過,但常識還是有的,他知道一會兒會發生什麼,臉立馬就綠了。

“走,換家醫院,這一家不靠譜。”沈謹塵拉著江怡墨的手直接就走掉了,他是不會讓男醫生給小墨看病的,尤其還是婦科的男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