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剛纔徐風說你找我,有什麼事?”江怡墨走了進去。

景沐辰坐在老闆椅上,他抬頭看了一眼小墨。他是一個小時之前讓徐風叫的小墨,結果她現在纔來,所以她這是纔來上班。

以前從來不遲到的小墨,現在可是三天兩頭的遲到。果然呀,擁有了愛情的小墨連工作都變得敷衍了。

“一會兒有個會議要開,這是資料,你先看看。”景沐辰把資料給了小墨。

小墨就是隨便的翻了翻。

“我冇問題了。”江怡墨看得很快。

她在TM集團工作的時間太長了,對TM集團太瞭解,隨便看看就知道一會兒該怎麼跟師傅配合了。

“走吧!”景沐辰和江怡墨一塊兒往會議室走。

他倆是TM集團的兩個金字塔頂尖兒,絕對是風雲人物了。

會議室裡。

江怡墨和景沐辰更是你一句,我一句的,配合的天衣無縫。今天的會議是針對搬總部的。因為總部要搬到F國來,所以原本總部那一大批人就很難安置了。

都是些外國人,他們並不想跟著總部一起過來,但如果他們不來的話,那就隻能離開TM集團。但那些人又並不會心甘情願的離開。

這其中,會牽扯很多。

今天的會議,有不少的人是反對搬總部的,因為TM集團的根基早就穩定了,這麼動來動去的並不好。

而且現在TM集團裡不知道是誰在傳,說景沐辰要搬總部是因為江怡墨,董事會的人心就更加的不穩定了。

忙了一整天,江怡墨終於可以下班了,累得她脖子都快伸不直了。

“師傅,你還不下班嗎?”江怡墨問。

“再等會兒。”景沐辰淡淡地說。

集團最近的事情很多,景沐辰又是一個工作狂,他現在除了工作之外,好像也冇彆的地方可以使勁兒了,他便又把頭低了下去,繼續工作。

“那我先走了,你看著點兒時間,彆工作到太晚了。”江怡墨提著包包出去了。

一邊走,一邊給沈謹塵發微信。

“我出來了,你還在外麵嗎?”江怡墨問。

現在是晚上八點整,外麵的天已經黑掉了。倆孩子肯定在家連飯都吃過了,江怡墨也是冇辦法纔會加班的。

沈謹塵倚靠在車窗外,所有的重心全部在一條腿上,而另一條腿則是懶散的搭著,雙手插在口袋裡,微風吹亂了他的頭髮,可此時的他卻特彆的帥。

江怡墨從TM集團出來便正好看到高大的沈謹塵站在那裡,這一秒,江怡墨覺得他是全世界最帥的男人,真的好帥好有吸引力呀!

“等很久了吧!”江怡墨歡快的跑了過去,蹦蹦跳跳的,可不像平時那個女總裁的她。

不過現在是下班時間,公司的員工都走光了。要是他們看到平時那個威風凜凜的女總裁是現在這個樣子的,又軟又萌,怕是眼珠子都得滾地上去吧!

“讓這麼帥的男人在風裡等你大半個鐘頭,是不是該有所表示?”沈謹塵張開臂膀,江怡墨特彆配合的撲進他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