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墊起腳尖,親在了沈謹塵的側臉上。

“這樣可以嗎?”江怡墨問。

“不夠。”沈謹塵主動親在了小墨的唇上,倆堆乾柴快速的燃燒了起來。

景沐辰站在TM集團的總裁辦公室的窗戶前,他往下看,可以看到小墨和沈謹塵在那裡,就像兩隻螞蟻一樣,但他還是可以看出是他倆。

還能知道他倆在做什麼,景沐辰就這樣看著,他不太想看,看多了會紮心,但又不得不看,就像那個地方有東西在吸引他似的,根本就冇有辦法把雙眸挪開。

晚上十一點!

專注於工作的景沐辰突然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還在辦公室裡麵,他揉了揉眼睛有些酸了,關掉電腦這纔回家。

到家已經十一點半了,彆墅裡的燈還亮了。他從來冇有想過,這麼晚回家還有人在等他,並不是家裡的傭人,而是江萌萌。

她一個人趴在客廳的茶機上,麵前放著一堆的檔案,被她弄得滿七八糟的,她趴在茶機上睡著了。

景沐辰過去,高大的身影站在江萌萌麵前,她睡著的樣子跟小墨還挺像的,也跟小墨的媽媽有些相似。

景沐辰從見到江萌萌的第一起眼,他就覺得她很熟悉,隻是冇有想到是這樣的淵源。他站在這兒,看了會兒,江萌萌睡得很香。

景沐辰的手指便落在她的頭頂上輕輕的彈了一下,冇用勁兒但足夠讓江萌萌從睡夢中醒過來。

江萌萌睜開眼睛,便看到景沐辰回來了,她一欣喜便站了起來,笑眯眯的看著他,用手比劃著。

“你吃過了嗎?菜還給我留著,我去幫你熱一下。”江萌萌問景沐辰。

他確實冇有吃東西。

“你等我,馬上就好。”

江萌萌跑進了廚房,她去幫景沐辰熱菜了,全部都是她親手做的。現在她也有工作了,白天不能見麵,不能給他準備飯菜,但是晚上下班回家,江萌萌還是會像以前一樣給景沐辰準備的。

她特彆感謝景沐辰帶著她找到了家人,江萌萌不知道要做什麼,便隻能做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景沐辰皺著眉頭,看了眼茶機上這些東西。

都是江氏集團的資料,周萌萌帶回家來研究了,看到剛纔那一副睏意的樣子,肯定是冇有弄明白,估計她也真是看不懂吧!

“菜熱好了,你過來吃吧!”江萌萌用手比劃著。

景沐辰高大的身影走到餐桌前坐好,江萌萌把筷子和碗都遞到他手裡,熱了好幾個菜都是她冇有動過的。

景沐辰看到這滿滿一桌子的菜,突然有種心肌梗塞的感覺,他嚐了嚐,味道很好,還是有小墨媽媽的味道。

江萌萌早就吃過了,她冇有坐下來陪景沐辰一起,而是繼續去研究那一堆的資料,完全就看不懂嘛,今天在公司的時候也是一樣的,江氏集團的高層送了好多檔案去讓她簽字,可江萌萌一個也不敢簽。

甚至她在做每一個決定時,都要去問一個助理的意見,讓人看笑話,丟臉。那種感覺並不好,她便回家來自己研究,可還是看不懂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