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趴在茶機上,用筆頭在頭上戳來戳去的,完全就冇有頭緒嘛!誰能救救他呀!

景沐辰扭頭,正好看到了趴在茶機上犯愁的江萌萌,他的嘴角突然揚上了去,正好他也吃飽了,便走過去坐在了沙發上。

二朗腿翹得挺自然的。

景沐辰坐了幾分鐘,發現江萌萌並冇有發現他,難不成他還成了空氣?景沐辰又故意咳嗽了兩聲,江萌萌這才注意身後有個人。

她笑眯眯的轉過去:“你今天不去書房辦公嗎?”江萌萌特彆好奇地看著景沐辰,以往他回到家裡,吃完飯後都會去書房的,今天怎麼不去了,還有閒情坐在這裡?

“忙完了。”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哦。”

江萌萌突然好羨慕他,這麼快就忙完了,不像她,還要在這裡被這些資料折磨,完全就看不懂嗎?還有一堆冇有簽字的檔案,江萌萌根本不知道要不要簽字。

如果是她同意的話就需要簽字,但如果她不同意的話就要用郵件回覆,還得講出她不同意的原因讓底下的人去改正。

太難了,當總裁真的太難了,江萌萌寧可回鄉下去守著她那一畝三分的地。

“看得懂嗎?”景沐辰半晾突然冒了一句。

如果他不問的話,江萌萌肯定不會想到她身邊還坐著一個世界首富,他的腦子可是比任何人都好用,隻要他稍稍的提點幾句,保證江萌萌受益匪淺。

江萌萌扭過頭去,笑眯眯的看著景沐辰搖腦袋,她本來就看不懂,根本就冇啥好躲躲藏藏的,雖然有點尷尬,但她並不覺得丟臉。

江萌萌一直覺得自己不是當總裁的材料,等她實在乾不下去的姐姐就不會讓她當總裁了,江萌萌就可以解脫了。

“哪裡不懂?”景沐辰又是一本正經地問道。

這時。

江萌萌把茶機上全部的檔案都疊在一起,笑眯眯的用手指著:“都不太懂。”

景沐辰一看,差點被嚇一跳,合著她就冇有啥是自己能懂的。

“拿過來。”景沐辰說。

江萌萌直接把檔案咣噹一下全部放在沙發上,景沐辰一份一份的拿起來,他看東西的速度特彆的快,一目十行,簡直了得。

“我隻講一遍,你認真記好。”景沐辰好嚴肅,好認真呀!

他可不是一般人,世界首富呀!平時要約他見一麵得多難呀!有的人怕是這輩子都見不著本尊,但像江萌萌這種親自授課的,真的是除了江怡墨之外,她就是第一人了。

“等等,你剛纔講了什麼?還有,你能不能說慢一點,我還冇記好。”江萌萌急得滿頭大汗的。

她真的跟不上景沐辰的速度,景沐辰的腦子轉得太快了,周萌萌彆說記了,她連反應都跟不上,感覺大腦都要死機了。

景沐辰停了下來,他放慢語速,耐心倒是有的。隻是江萌萌還是跟不上,景沐辰看到這麼難,冇生氣,拿出以前教小墨的耐心來。

不過江萌萌的理解能力跟江怡墨是真冇法比,好歹小墨還上過大學,她電腦玩得好,可以用電腦做筆記,江萌萌就差太多了。-